搜索
轮滑天地 首页 资讯 原创文章 查看内容

美国2014 A2A长途轮滑比赛日记

2015-10-13 22:06| 发布者: 轮滑风| 查看: 18082| 评论: 35|原作者: inlineroll一休

摘要: 美国2014 A2A长途轮滑比赛日记 10/12/2014周日,阴,Athens到亚特兰大,A2A比赛日 早上5点起床,看看窗外,地面是干的,但动态云图显示,在这段时间会有雨,仔细检查比赛用品,确保没有出错,一切准备就绪, ...
美国2014 A2A长途轮滑比赛日记


        10/12/2014  周日,阴,Athens到亚特兰大,A2A比赛日

        早上5点起床,看看窗外,地面是干的,但动态云图显示,在这段时间会有雨,仔细检查比赛用品,确保没有出错,一切准备就绪,已是540,再看外面,刚下过小雨,地面有点湿,估计到7点半开始比赛时,地面应该会干。

       我们住的旅馆Holiday Inn Express,提供早饭,6点开始。带上轮滑包和行李包,到了餐厅,与两个正在吃饭的66打过招呼后,匆匆吃饭,617分离开旅馆,走到比赛起点,大约633分,离比赛开始还有大约1小时。从旅馆来的路上,走的是一个上坡,背着两个包走上来,不轻松,算是热身吧。这是我第9次来这个城市,Athens,参加A2A。很喜欢这个城市,文化氛围较重,可能是佐治亚大学在这里的原因吧,来的路上,正好路过这个大学校园。前几年我们总是提前一天来,比赛前一天下午没事儿,会到大学校园里坐会儿。

        快到起点了,抬头看看天空,有月亮,有星星,不象会再下雨,地面也快干了。来得有些早,起点基本没人,只有行李车停在那里,走进Classic Center,一起开车来的BobSteffen已在那里了。

DSCF1092.JPG
        从我住的城市IndianapolisAthens,开车大约8个小时,800公里,早期总是跟着Bob的车来参加A2A,每次要花四天时间(周五到下周一),后来,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只好买机票,周六早上出发,周日晚上回家。这几年,机票的价格一年比一年高,从早期的120美元变成现在的400多美元,买不起了,只好另想办法。   

       今年终于说服Bob,周六早上走,周一晚上回到家,我只要请一天假就可以了。出发前两周,Bob接到Steffen的电话,想跟Bob一起去A2ASteffen算是国际级选手,马拉松完成时间在1小时零几分钟,在Northshore比赛中,应该在前10名上下吧,与Eddy一个量级的。跟着高手走,那当然好了。

       Steffen家在密歇根,离我们少说也有700公里,参加完周日的A2A之后,要赶着周一上班,因此,我们需要周日连夜赶回Bob家,这将Bob的三天计划再次压缩成了两天,即滑完140公里的A2A之后,不能睡觉,开800公里 回印第安纳,而Steffen的挑战性更大,在此之后,还要再开700公里回家,需另外6个半小时,神人啊,就是不样。

       出发前一天晚上,Steffen先开了700公里,在Bob家住了一宿,第二天早上5点半,我们三个一起开车出发,到了之后准备将车停在亚特兰大的机场,从那里乘长途班车GroomAthens。我负责预订长途班车坐位,班车订在周六下午340分。实际上,我们周六下午140就到了长途班车站,司机允许我们改乘140分的车,下午3点半就顺利到了Athens,这比6点钟的赛前动员大会提早了很多,我们可以处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儿。果然,在清点比赛用品时,发现防晒霜忘了。按天气预报,比赛当天,起点与终点的最高温度都将是88F(29C),晴天(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参加A2A 九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88度的高温,有一年是80度,已热得不行了,今年要顶着88度的高温,长途爬大坡,想想头都大,当然防晒是一定需要的。于是在去开会的路上,特意找了一个店,买到了防晒霜。

        不小心扯远了,还是回到我们的赛前准备。这个Classic Center就是一个会议室,从婚庆到国际会议,都可以用,是一个城市的门面,有规格,上档次,比赛前一天晚上的“动员大会”就是在这里开的。“动员大会”是我给起的名子,实际上就是一个比赛路况介绍,安全提醒,新老参赛者见面会,1小时左右。组织者Henry极具演讲天赋,可称为幽默演说家,每年的动员大会都象演小品一样,让大家笑声,掌声不断,因此,比赛前一天,别的都可以耽误,就是6点的动员大会一定不能耽误。
DSCF1082.JPG

DSCF1080.JPG
      往年赛前早上温度基本都是50F度(大约10C),大家都会到这个会议室的大厅里换鞋,热身。今年的温度是69F度(约20C),根本用不着在屋里换鞋,但习惯成自然,大家还是在屋里坐在地毯上换。在这里见到了很多朋友,打招呼后,赶紧忙着准备比赛。

       大约710分,准备差不多了,滑到起点,横幅已放在地上,很多人在热身。两次冲上起点的上坡,感觉不错。往年这个时候,通常会看到Eddy的卡通,今年没见到,看来传闻Eddy受伤是真的。滑回会议室,背上行李准备送到行李车上,刚出门看到了Eddy,右手放到腰带上,我问他:听说NY100K时,你受伤了?,他说:是比赛前一天,在赛道上练习时,被另外一个人绊倒了,还好我的祖先,留给一身好骨头,没有骨折,但右肩split,你看我今天要这样滑A2A”,说着让我看了看他放在腰带上的右手。这让我证实了两周前NY100K时的一个传闻,NY100K延后1小时的原因也在于此。如果Eddy这样的神人都会受伤,还有谁会不受伤呢?
DSCF1100.JPG

       拿出相机,去起点照了些照片,感觉离出发时间很近了。还有5分钟!,组织者Henry喊到。

      这个比赛33年来,从来都是开船不等人730分准时出发,一秒不差。我估计30多年前,要通知140公里外的终点开始计时有困难,不得不这样做,而这个传统一直保留到现在,说实在的,我非常喜欢这种做法,给小孩上轮滑课时,也是这样要求,准时,精确到1秒。还有4分钟!,听到这里,赶紧将相机放回包里,包交给志愿者放到卡车上。

       刚滑回起点:还有1分钟!”。按计划这次要跟着Larry滑,Larry站在哪呢?

       于是我到起点线前对着大家看,还是没找到,显然不能在那里站太久,马上就要开始了。滑回来站好队,出发的号声响了,就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Larry,正在起跑,越过几个人之后,跟在Larry的后面快速冲上了第一个上坡。

         “往年Larry总是比我快,提前约20分钟完成A2A,今年争取跟住他,即使跟不到终点,也要尽力,第一个下坡接右转,不久是一个左转,在这个转弯处横了一辆警车,让我很不解,估计是地面有问题,越过这个警车就是一个很急的下坡,将速度很快提到了至少45公里/小时,两英里后,左转上了一条公路,从这里要出Athens市了。第一队已远离我们而去,我们应该算第二队,这个队相当长,看上去技术都相当不错,只有一个人,右脚用了一点点内刃,估计安全方面不会有太大问题。

       在这段路上,警车护送我们出Athens市。警车在对面车道内,逆向高速行驶着,不断地逼停对面来的车辆,并接力式地在每个道口停下,挡住横向车辆。这段路有一个长约2公里下坡,坡不算陡,但积累效应很厉害,坡底达到接近60公里/小时,如果没有警车档住横向车辆,谁敢往这么高速度整啊。在上了这条路后,我们发现路面是湿的,个别地方还有积水,显然早上应该下在Athens市的雨,都下在路上了。


鲜花

鸡蛋

酷毙

雷人

路过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inlineroll一休 2014-10-24 08:42
美国2014 A2A长途轮滑比赛日记(2)


      这是第9年参加A2A,对这段路比较清楚,几个上坡之后,很多人会掉队,好几年我都在7英里(11.2公里)处掉过队,今年怎样呢?跟着感觉走吧,如果Larry在这个队,估计前20英里(32公里)内,掉队的可能性不大。爬坡时尽量放松,保持好的心态,宁可放慢速度也不能让动作变形。7英里处的上坡很轻松,并收编了前女子冠军Marcy,也是我们Asphalt Beach的队友。这个队伍中,我还认识另外的三个高手HerbLukeJohnny。在Ohio比赛时,遇到的Racheal 也在这一队,她是第一次参加A2A,技术相当好,出发前我曾与她聊过,她参加 38英里的比赛,这会儿,正跟在后面,滑得相当轻松。

      10英里处的下坡是每年必提的。坡不算很长,但较陡,坡底是一个水泥桥,路面有点小小起伏,有一年跟着大队冲到桥上,速度太快,轮滑鞋抖得非常厉害,只好死死抓住前面的人,才逃过一劫。此后,每年到了这里,都十二分小心,今年滑到这里,我在队伍中部,为了放慢速度,在下坡前有意将队伍从我这里断开,离前面的人远点。开始下坡不久,我们的队伍速度变得越来越快,不久追上了前面的小队,用力推住前面的人向坡底冲了下去,还是能感觉到轮滑鞋的急据抖动,但完全可控,在坡底时,扫了一眼GPS,时速65.6公里/小时!借着这个速度,没费力就冲上了桥对面的大坡。惊险,刺激,自豪啊,Racheal在我身后说:“从来没滑过这么快的速度!”,说实在的,我也是第一次滑到这么快的速度。这一队要不是大部分人都认识,打死也不能整这么快啊。

       A2A沿路设了6个补给点(Check Point),每个点上都有瓶装水及香蕉,滑到补给点时,志愿者会递给你。第一个补给点是在15英里(24公里)处,在到达这个点之前几百米处,有三个减速提示带,即在路面压了很多横向槽,提醒汽车减速。往年有好几次我们没看到,高速冲进减速带,没摔但吓了一跳。今年的这队人非常有经验,离着很远,前面的人就给出了提示,转到对面车道,数完了三个减速带后,再回到我们的车道。在第一个补给点,拿到一瓶水及一个香蕉后,右转继续滑行。
        A2A路上吃什么最好,这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一个答案。根据Bob15A2A的经验,每个补给点吃一个香蕉加一个Gel就差不多。但我的感觉好象是不行,Gel有效,但吃多了上火,头痛,比赛后好几天才能缓过来。四年前开始吃小土豆,感觉好多了,但能量不够,今年买小土豆时,突然想到了可以试试葡萄加小土豆,这些东西好带,又是天然的东西,吃下去后,胃会感觉好些。出发前,将煮熟的小土豆及葡萄粒混在一起带在身上,每隔一段时间,随机抓一个放到嘴里,可能是土豆,也可能是葡萄,感觉还是葡萄好,吃起来让人高兴。当然,每一个补给点吃是一个香蕉是必须的。

       23英里(36.8公里)处是Henry每年必提的一个地方,路糙,坡长,高速90度急转。动员大会时Hery说到:那个地方的路有多好呢?这么说吧,一周前,我想在路上画个记号,结果油漆都渗下去了…”,大家鼓掌,所以,你们要提前减速。显然这是一个善意的提醒,就是不希望有人受伤,实际上,对于我们这一队来说,没有象Henry说的那些严重,基本上都在很轻松的状态下,顺利通过坡底的急转。之后就是一段比较长的上坡,在这里我们又收编了好几位高手,其中之一是Jessica,也是一位前A2A女子冠军,还有Lenny,这些人都远远在我之上。对他们的收编,让我开始怀疑今年是否跟错队了,9年来,我只有在这里掉队的份儿,从来没有追上高人啊,今年我还没感到累呢,怎么会追上这么多牛人呢?看来他们起跑后,可能太着急,滑得太快累着了。

       队伍变长了,下坡速度快了,一会儿到了27英里(43.2km)的第二个补给点。按计划要在这里拿一个香蕉,一瓶水。香蕉顺利拿到了,但水没有接住,绝不能滑回去取水,那样会掉队的”,还好身后还有半瓶运动饮料Gatorate,而当时阴天,不算热,用水量不大,离下一个补给点只有11英里(17.6km),应该能坚持到。接下来的三英里,接连几个坡,最后在30英里(48km)处,冲上了一个有难度的地方。这个地方是很陡的上坡,当你用尽全力上到坡顶时,希望接下来是下坡,以便休息一下,但这里不然,坡顶左转,接第二个上坡,不算小,第二个坡只有上到第一个坡顶才能看到。往年好几次,到了这里崩溃掉队。今年感觉不错,排在队伍的第二位,跟着上了第二坡的坡顶,仍有余量。从这里开始到第三个补给点,也是38英里(60.8km)半程比赛的终点,有8英里,应该是A2A最难滑的一段路,数不清的坡,一个接一个,一个比一个陡。在路面很湿的情况下爬坡,越发感到困难。从一个长坡冲来,经过一个桥后,不久有人说,后面的Luke冲进了草地。我们后面的几个人开始考虑,是否要慢下来等Luke,或者回去看看Luke,最后决定不等了。就在这期间,前面的一批人离我们而去。我试图追上他们,坡路难滑,追了不到1公里,太累了,只好放弃,一个人滑到38英里的第三个补给点。

       38英里(60.8km)处是半程比赛的终点,每年我都会注意到这里的时间,按以往经验,如果短于2小时30分的话,表明前半程滑得太快,后面腿会抽筋。9年中曾有两年只滑38英里,最好成绩是2小时23分,而今年到这里的时间是2小时22分,个人最好成绩,我感觉不象往年那样累,希望后面不会抽筋。

       在第三个补给点,接了两瓶水,一个香蕉,便吃便滑,等着后面的人。一会儿,一个人跟了上来,是从盐湖城来的Eric,刚才是一队的,我见过他,外刃技术相当不错,他是第三次滑A2A。两个人配合下坡,比一个人好了很多。

       滑了10分钟后,我对Eric说:“后半程(49英里,78.4km)的比赛刚开始,一会儿他们会追上来,到时候我们有可能与他们组队,现在不要太用力”,我们两个每隔两分钟换一次领滑,速度也不算慢,就是下坡效率不如以前了。滑了一段后,天开始下雨,本来地湿,现在更湿了。

       没有等到后面人跟上来,却远远看到前面有一个人在滑,追到近处才看清是LarryLarry在我们到达第三个补给点前,跟着大队远离而去,当时我想:“看来今年跟着Larry滑完的计划又要落空了”,没想到这会儿竟然追上了Larry,显然他是从前面的大队中掉下来的。从第三个补给点到第四个补给点,大约是17英里(27.2km),总体是上坡,这一段需要体力,要提前多吃东西,带足水。Larry加入后,我们变成了三个人的队伍,遇到下坡明显感觉比两个人快,三个人轮流领滑也感觉轻松了些。

       过了一会儿,从后面来了四个人,一看就是后半程比赛的人,其中两个人我认识,一个是AlenOhio来的,Larry的队友;第二个是Sean,从Indiana来的,比赛中经常见面,前些年Sean还经常与我们一起室内训练。Alen与另外的两个人很快超过我们,我试图跟上,感到很累。他们是38英里处出发的,到这里刚滑了大约10英里(16km),体力好着呢,Larry对我说,“我们的腿不可能跟上他们,让他们走吧”,于是我放慢速度回到我们三个人的队伍中。Sean超过我们不久,慢了下来。我们三个追上他时,Sean说:我跟不上了,他们太快了。于是我们这个队伍变成了四个人。

引用 inlineroll一休 2014-10-24 08:42
美国2014 A2A长途轮滑比赛日记(3)


       雨越下越大,路上在流水,鞋里的水每次蹬地时,都 会溢出来,原来的太阳镜现在变成了挡雨镜,领滑时要不断用手擦去太阳镜上的水,才能看清路面;跟滑时好些,只要将头藏在前面人身后,基本上淋不到脸。关于雨刷A2A,曾听Bob讲过他的经历,9年来一直准备着雨刷,唯有今年没准备,天气预报报的没有雨,晴,88度(实际上是阴,雨,80度上下=25摄氏度),今年却恰恰遇到雨了。遇上陡坡,水从坡上流下来,我们从坡下滑上去,有难度,没法用力蹬地,打滑,有些地方,只能一点点挪上去,那速度估计比走的要慢。而下坡时T刹效率也不高,每到十字路口,只能提前很远开始减速,其中一个长下坡,在坡底是红绿灯,Larry带了一个哨子,老远吹哨,还好路口的警察,将横向的车辆挡住,我们不用减速,冲了过去,否则,刹停费力(估计要用前T刹),到了对面爬坡更费力。爬了好几个小时的坡了,腿脚已经很累了,别说玩前T刹车,任何多余动作都想省掉啊。

       第四个补给点是在54英里(86.4KM)处,到达第四个补给点前,有两个接连的上坡,都很长,有一年滑到这里腿开始抽筋,今年也感觉累,但还没到抽筋的程度。紧跟着前面的人,上了两个坡,左转后滑了一段,再右转即是第四个补给点。在这里可以拿到水及香蕉。右转时Sean先转了过去,Larry在转弯处很紧张,见此情形,我快速在转弯处超了过去,正在接水的时候,听到有人摔倒,于是慢下来等着后面LarryEric。后来知道,是Eric在转弯处,因路滑摔了,但没有受伤。

       第五个补给点是在71英里(113.6KM)处,著名的Silver Hill。从第四个补给点,到第五个补给点,中间的转弯数不清,9年来,我一直想记清这些弯,但到目前为止,还是糊涂。如果不是看着路上标的A2A符号,肯定迷路。“Pleasant Hill路上,你们并不会感到高兴”,这是Henry头天晚上讲的,果真当我们从Cruse路转到Pleasant路时,遇到了红灯,我们只能在那里站着等,红灯时间相当长,变绿后,左弯上了pleasant hill路,看到是一个很长的大上坡,难怪Henry说我们不会感到高兴,下着大雨,爬这么个大上坡,能高兴的起来吗。转了几个弯后,上了Dickens路,先是上了一大坡,从坡顶向下看,坡底是一个丁子路口,交通很忙。有一年滑到这里,没看到警察,从这个坡冲下去,正好赶上左边来车了,只好向右急转,以躲开车辆。“今天是雨天,不可能向右急转,不行就得前T刹死,再不行就得P刹了”,还好有警察及时出现,就在我们带着刹车冲到坡底前,警察将交通挡下,我们左弯上了Rockbridge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是过火车道口,情形很类似,先是滑上一个坡,向坡下看,远处就是铁路交叉路口,坡不算很陡,但至少一百米长。“火车的速度是每小时96公里,你们不可能与火车争这个道口,如果灯亮了,你们一定要停下”,这是Henry在前一天提醒大家的,还别说,有一年我真的遇到火车了,只能刹停等火车。今年不错,灯没亮,我们根本不用减速,全速冲过火车道。这里的路重铺了,一级路面,滑到这里时,雨已基本上停了,太阳出来了,感觉非常好。右转之后,又是一系列的上坡,在这里我们收编了一个人,这个人在前38英里(60.8KM)时,我见过。如果在这里被我们收编,估计八成跟不住我们,特别是有Sean在这个队里,经常加速上坡,让我和Larry常常感到很累,很多时候,不得不让他一个人先走,下坡时,我们三个再追上他。果然,不到1英里,这个人就掉队了。

       转了几个弯后,我们来到了著名的Silver Hill的坡顶,这是一个长达1.6公里的下坡,分三段,一段比一段陡。因为两侧有住家,当年这里的限速只有25英里(40KM)/小时,A2A开始后,警察在坡底测速,好多人都达到40英里(64KM)/小时,只好改限速,改成45英里(72KM)/小时。在坡顶,我们看到了Henry前一天提到的符号“FAST” 这可不是的英文单词,而是For Acceleration Skate Technique(轮滑加速技术)的缩写。第一段下坡基本上没有感到什么,就是一般的下坡;第二段时,能明显感到有速度;第三段要附冲,风大,带着太阳镜,也能感到。坡底的速度快,估计至少60公里/小时,但没有达到前面提到的65.6公里/小时,原因是我们不敢排队,只能单人往下放。

        借着坡底的速度,向对面的坡上冲了一段,开始小碎步爬坡。经过71英里(约114公里)的长途跋涉,腿没有劲了,不可能做出漂亮的爬坡动作,腿不抽筋,人不崩溃,已算烧高香了,我们是凡人,不能跟那些神人比啊。坡顶右转,就是第五个补给点。快到坡顶时,我看了一下时间,4小时50分,比往年早,身体感觉也比往年好,我问了一下Larry SeanEric,是否可以不休息,取了水及香蕉后继续向前滑,他们都同意我的提意。接水很顺利,但接香蕉时,那个志愿者一下给了我三个还没掰开的香蕉,而我只需要一个,只好用力抓着我要的那个,用力向下一甩,让另外两个落到草地上。其他三个人也都拿到了自己需要的,向志愿者道谢后,继续前行。从这里到第六个补给点有8英里的行程,各个路口,基本上都有警察挡车,比想想的顺利。这段路转弯很多,大多是新铺的路,虽然有些上下坡,但总体是向下,滑起来不算很费力。大约滑了4英里后,Eric落到了后面,Sean让我和Larry先走,他慢下来问Eric是否有问题,Eric的回答:“不行了,已经开始挣扎了,你们走吧”。Sean追上我和Larry后,我们加速向前滑去。

      第六个补给点,也是最后的一个补给点,在这里拿了一瓶水及一个香蕉,继续赶路。这里到终点只有8英里了,队伍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了,路新铺的,三个人轮流领滑,保持了相当不错的速度。很快右转上了College Ave,在这条路上,要滑3.6英里,虽然有上下坡,但基本上能跟上Sean的领滑。

引用 inlineroll一休 2014-10-24 08:42
美国2014 A2A长途轮滑比赛日记(4)


        从去年起,这个通往终点的线路有所改动,以前是从College Ave右转接左转,上了一段很长的麻脚路,在地铁线的北侧,滑得我们心烦意乱。

      从去年起,线路改了,不走那段麻脚路了,沿College Ave一直向前,自然左转,在地铁线的南侧滑了几个上下坡,最后突然转进一个漆黑的隧道,通向地铁线的北侧。去年我没滑过这个隧道,当时膝盖有点小问题,比赛前一天,改成了前38英里的比赛。

      今年赛前Henry提到了这个隧道:戴着太阳镜进了这个隧道,你是什么也看不到,果真如此,除了看到出口处有亮光,其它地方一片漆黑,能感到路面不平,这太悬了,赶紧推开太阳镜,看到地面是用石头拼起来的,很多地方不平,连蹦带跳地滑出了隧道后,接着就是一个左弯上坡,在坡上,我们收编了一个掉队的人Sam。几个上下坡之后,Sean领滑,Larry跟着,中间是Sam,我在最后。Sean腿上还有很多劲(他只滑49英里后半程),在一个坡上,突然提速,Larry及时跟了上去,我看Sam没有跟进的意思,我只好越过他,追前面的两个人,后来知道Sam没跟住我们,在这里掉队了。

       这里离终点所在的公园Forth Ward Skate park只有两个街区,路口有警察挡车,志愿者给我们指路,很快到了进公园的最后一段路,我对后面的Larry说:我们要Tie成一个完成时间,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我看Larry没回应,于是加强语气:我们没有理由不Tie成一个完成时间,这次Larry回应:好的,我不Tie”,我当时没想明白,为什么他说“不Tie”,后来知道他误解了我的双重否定。很快我们到了最后一个弯道,左转之后就是终点线了,Larry突然加速,我赶紧从内侧加速,与Larry并列,最后几十米时,我伸手要拉Larry,他还是在猛劲加速,于是我也只好加速,在过终点线时,保持肩并肩过线。过终点之后大约30米,是一个小环岛,我们要绕环岛一周,滑回来,以便工作人员取下比赛号排名次。

       快接近环路时,我想要逆时针转, Larry突然大喊一声,从我的右侧将我推住,我只好临时变成向前滑,再顺时针转。原来Larry准备顺时针转,与我想法正好相反,两个人马上要相撞时,Larry推住了我。当时的速度非常快,这个突然的改变让我吓了一大跳,快速T刹了一下,让Larry过去,然后手忙脚乱地跟在他后面,顺时针绕环岛,环岛很小,我们速度很快,差点甩出马路,最近的地方离马路牙子只有10公分。滑了140公里,中间下雨都没受伤,过了终点线要是摔伤了,那可真成笑话了。
DSCF1107.JPG
        快速转回终点后,按停GPS6小时2xx秒(正式成绩是6小时23秒),个人最好成绩!比上一个最好成绩,快了6分钟。工作人员上来取号时,问Larry我们是否Tie,我当时正在与Eddy打招呼,Larry过来问:“组织者问我们是否Tie?”
       我说:“当然是Tie了,一路上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啊”
         Larry:“在进公园的路上,我怎么听你说不Tie?
       我说:“我刚才是说‘没有理由,不Tie’,你只听了我的后半句,没听到我前半句,律师在做严格声明时都是这样说的啊
        这个“不Tie”在晚饭时,大家再次提到了,成了这次活动的一个记忆点,估计再过10年,大家还会想起这段经历,啼笑皆非。

       过了终点,说不累是假的,爬上行李车取行李时,全身都在不停地流汗,滴的到处都是。想集中精力快点换衣服,可就是快不起来,平时很容易做到的事,这个时候总颠三倒四的,不是这个错了就是那错了。

       从包里取出衣服换上,再将换下来的衣服放回包中打好,就这么个简单动作,花了至少20分钟。人太累时,大脑反应迟钝,这可能是为什么Larry会听错我的那个双重否定吧。但与往年相比,今年算好的,心情好,想吃东西,想喝水,愿意在终点走动,愿与熟人打招呼。后来找了一个地方,躺了一会儿,身体感觉好多了,精神头也有了,起来吃了两个三明治,喝了五瓶水后,缓过来了,晚上开车回家肯定没问题了!
DSCF1149.JPG
       今年在终点遇到了从DC来的三个朋友,WAR轮滑俱乐部的,David, JackelineSteve2001年到2005年,我在DCWAR俱乐部滑了四年,正是那四年的刷街,让我真正感到了轮滑的魅力。那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段经历,每周的刷街,充满了阳光,快乐和自信,陪伴我走过了刚到美国时的孤独,让我短时间内,接触到了美国当地人的生活。到了美国,想熔入美国人的生活,需要一个突破口,当时的轮滑活动,正好是这样一个突破口。四年下来,语言进步很大,认识了很多轮滑圈的朋友,跟着他们外出参加活动,见识了很多,学了很多。看到这个俱乐部的66,亲啊。

        终点遇到另外一个人是从波士顿来的,Patrick,以前算是我的同事,那时他所在的公司是我现在公司在波士顿的分部,后来脱离出去。Patrick与我在波士顿的一个朋友认识,都是波士顿轮滑俱乐部ICB的成员。Patrick每年都会滑这个140公里的比赛,算是老朋友了。
DSCF1139.JPG
       大约下午442分,Bob带着三个人到了终点,这位70岁的老将,第16次轻松滑完了140公里 A2A,到了终点,满脸笑容,谈笑风生,好象一路上还没玩够似的。后来我问他为什么花了9个多小时,他说一路上就陪着这些新手了,他们每个补给点都要坐下来休息,他也跟着他们一起休息,说笑话。

        Bob大约5年前,滑140公里只要5小时40分,从68岁那年开始,他每年来A2A不是比赛,而是陪同那些第一次来的滑A2A的人,给他们当向导,一路上给他们讲故事,说笑话,让他们不感到孤独,成了A2A的在线义务教练。
DSCF1172.JPG
       晚上6点半,最后的保障车到了终点,发奖仪式开始,Bob是理所当然的70岁以上组的第一名。晚上8点,去一个餐馆,Fat Matt’s,吃猪排,好地方啊,要排很长队,每个人吃了一斤排骨,感觉太好了,下次滑完A2A一定再去这家。

      晚上845BobSteffen及我开车回Indiana,第二天早上4点半,到了Bob家,Steffen换上自己的车,再开700公里,赶着当天回去上班了。


引用 inlineroll一休 2014-10-24 08:43
美国2014 A2A长途轮滑比赛日记(5)


      最后交代一下文中几个提到的那些高人:
      Racheal: 38英里比赛女子冠军,2:20:52。第一次参加比赛,38英里后,接着滑到
      87英里(140公里)的终点,比140公里女子冠军先过终点。是事实140公里冠军,但因为没注册140公里比赛,官方不承认,也没有140公里的成绩。这就是规定,不能改变。
      Johnny:  男子38英里冠军2:20:49
DSCF1158.JPG
      Marcy:女子87英里女子冠军5:32:51
      Jessica:女子87英里第二名5:38:07
      Sam:  在进公园前不远处掉队,6:03:23
      Eric:  75英里处掉队之后,一个人滑到终点,6:14:21,相当不错的成绩。
      Luke:  因腿抽筋摔进草地,一段时间后恢复,路湿不习惯,6:16:06
      Herb: 中途腿抽筋,只能慢滑,7:33:31。此人体力极好,通常只需要5小时,这次雨天滑行,有难度,什么时候掉队的不清楚。
      Steffen:  没有完成。2012年他的成绩是4:44:xx。这次他是第一队中5个牛人中的一个,滑到70英里处,两腿同时抽筋,当时就不能滑了,恰逢一辆警车在后面,将他送到终点,原因是雨天滑行不习惯。这种例子历史上很多,都是在70英里处出现的。
DSCF1132.JPG

      下面是我的小结:
      1)  A2A这种长距离比赛,最忌讳的就是初期太着急,找到一个适合你大队,是顺利完成的关键,这个队在初期通常会感到比较慢,到了后来会感到正合适。A2A的这种坡路,上坡很费力,大家基本差不多,要想比别人快,就要充分利用下坡,这取决于人数,越多越省力。同一个坡,一个人下大坡,冲到48公里/小时已算很快了,但如果是10个人排队下坡,很容易滑出64公里/小时。

      2) 上坡技术很关键。A2A不是因为140公里闻名,而是因为上坡。大的上坡据说有44个,如果算上小或中上坡,应该上百个不至,一英里中出现两三个坡的情况经常的事儿。这种情况下,上坡技术很关键,2011年,我曾经6小时08分滑完,但脚很累,之后两个月不能训练,2012年情况相同。从那以后,我开始注意上坡技术,经过两年的练习,感觉基本上可以小试牛刀了,为了验证有效性,特意将以往的104mm轮子,换成110mm,增加上坡的难度,这次又遇到了雨天,难度系数再次增加。这次的A2A看,所练的上坡技术看上去是有效的。

      3) 今年的A2A打破了两个咒语。一个是A2A2周不能滑太累的比赛,今年我去了NY100K,滑大上坡,算是比较累,而且据说是拿了我所在年龄组的第一名,但由于我提前离开,没去领奖。后来Herb代我领了,并带到了这次的A2A现场。第二咒语是A2A距离太长,坡太多,不能用110的大轮,否则脚腕子会很累。前几年我总是用100104mm的轮子,如前面所提,每次脚都很累,回家后两个月不能训练。这次我用的是110轮子,比赛后脚没出任何问题,第二天回家,穿上鞋做恢复性训练,一点问题都没有。有些东西不能迷信,要结合自己的情况,活学活用。

      4)关于路上吃的东西。这次基本上知道了,对我来说,一次比赛5Gel是极限,超过这个数,身体就会有反应。以后要试其它的东西,如Clif等。这次比赛开始前吃了一个Clif的能量饼,没有感到不适,在NY100K时,也试过,好象是比较好的选择。小土豆,葡萄及香蕉是肯定没有问题的,以后继续用。比赛之后,要多喝水,要喝东西,要平躺一段时间,这些有利于体力恢复。往年A2A回家后,至少三天下楼困难,今年回家后,只感到一点点累,与平时长距离训练之后的感觉无异。

      5)掉队的学问:“后发制人”。这次我和Larry都选择了较好时机掉队,完全正确,一路上,我们不断地收编别人,没有被别人收编过。那些后来掉队的人,基本上都是掉的太晚了,如果能按自己的定好的战略,早点掉队,被我们收编后,还是有机会跟到终点的。正是因为他们坚持的太久,用力过猛,伤到了自己,一旦被我们追上,很难跟上我们。

        最后,向A2A的组织者们表示感谢,向辛勤的志愿者们表示感谢,也感谢一路上团结合作的朋友们,这是一个神奇的轮滑比赛,挑战自已,超越自己,所谓“更快,更高,更强”。已报名参加明年的比赛,明年一定再来!

     (全文完)

引用 inlineroll一休 2014-10-24 08:43
本帖最后由 inlineroll一休 于 2014-10-24 09:28 编辑

美国2014 A2A长途轮滑比赛日记 照片(1)
引用 inlineroll一休 2014-10-24 08:43
本帖最后由 inlineroll一休 于 2014-10-24 09:34 编辑

美国2014 A2A长途轮滑比赛日记 照片(2)
引用 学礼 2014-10-24 10:14
很喜欢看一休教授的轮滑日记,受益匪浅。
引用 johnxu 2014-10-24 10:40
一休教授,真正的轮滑英雄!A2A堪称世界最具挑战性的长距离轮滑比赛了吧?44个上下坡,140公里的雨刷真实壮举!

特别感动的是Bob,一路关照新手,Bob已经70岁了,想参加A2A的朋友一定要尽早。

这个报告太详细了,是准备A2A的必读教材!感谢一休教授奉献的这些经验。
引用 bafeite7799 2014-10-24 10:45
轮滑超长马拉松个人毅力能力的一次大挑战啊!羡慕啊!
引用 顺伟 2014-10-24 10:52
最高时速65码够刺激。学习了,谢谢一休教授的文章!{:soso_e179:}
引用 johnxu 2014-10-24 13:13
又仔细看了一遍一休教授的文章。一休教授不仅仅是用身体在比赛,而且是在用心、用一种精神在比赛,全身心体验这种长距离轮滑马拉松带给人的痛苦和快乐,因此能清楚记得比赛过程中的那些细节,太值得我们学习了!
引用 Imarmstrong 2014-10-24 14:01
读一休的文章是一大享受。清晰记录比赛细节和感受,赞!
引用 sulinxue2013 2014-10-24 14:53
谢的真好!!学习了。
引用 zyc3000 2014-10-24 16:07
记性真好
引用 inlineroll一休 2014-10-24 21:18
学礼 发表于 2014-10-24 10:14
很喜欢看一休教授的轮滑日记,受益匪浅。

多谢了,好脑瓜不如烂笔头,写下来留个念象,也是一种积累,就象存钱一样。
引用 inlineroll一休 2014-10-24 21:24
johnxu 发表于 2014-10-24 10:40
一休教授,真正的轮滑英雄!A2A堪称世界最具挑战性的长距离轮滑比赛了吧?44个上下坡,140公里的雨刷真实壮 ...

徐老师过奖了,这与英雄与否好象没有关系。这个比赛历经33年,有很多经验,组织的相当不错,在这里遇到的,基本上都是铁杆,去的次数越多,认识的人越多,越能感到好玩。这也是A2A能持续33年的一个重要原因。
引用 inlineroll一休 2014-10-24 21:27
本帖最后由 inlineroll一休 于 2014-10-24 21:28 编辑
bafeite7799 发表于 2014-10-24 10:45
轮滑超长马拉松个人毅力能力的一次大挑战啊!羡慕啊!

说的没错,是心理训练。这是三个半马拉松,一般来说,滑完一个马拉松,会感到累,这个时候想到还有两个半这样的比赛在后面等着,是要有点思想准备。
引用 14057 2014-10-24 21:50
一休教授写得太好了!我二口气读完(中间有人喊吃饭),还有那些精美、生动的照片,太精彩了!

您太强大了。那65公里的时速,我看着文章腿都发抖,那么大的编队,一旦中间有人出了错误,后果真难以想象,真是太佩服了!


这样高水平的比赛,如果不是您的文字,我很难想象和体会,真的有如参赛了一样。看着太解渴了。感觉自己也提高了很多。

正如徐老师所说,这绝对是特别生动的长距离比赛的教材,比赛中如何想,如何分配体力,怎么掉队,如何处理各种情况,甚至吃什么,吃多少,让我这个刚入门的草根都有了很现实的参考,真是太好了。

‘轮滑刷街的更高阶段是轮马’,这是您去年怀马后鼓励我们的话。看来这是您的亲身经历,我现在正沿着这个路走着,这好像是个自然的过渡。可是我不可能达到您那样高的水平,我的梦想就是能跟徐老师、老了、老烦、红枫、沈画家他们朋友滑到一块儿,这个目标也很难。
很羡慕您能有那么多、那么好、那么强大的轮滑朋友,羡慕您能在那么好的轮滑环境中生活,一切都是那么的好,那么的让人感到周到:封路警察的服务、行李车,补给站(有吃有喝的),赛后的点心。那天我们门头马赛后的聚餐,我还跟孙博士说。‘咱不能像人家国外轮马比赛那样水果、点心随便吃,咱要求不高,那怕谁赞助一下,包个剪饼果子摊管够吃也行啊’。呵呵。

看到您上千公里的连续赶路,为了自己的爱好,也让我挺不好意思的。这次门马我只是起得稍微早了一点,坐了三十多站的公交,区区七十公里,跟您真是无法相比。您对对轮滑的热爱,对困难的态度,我跟您差了好几个等级呀,向您学习!

受益匪浅啊!谢谢一休教授。



引用 口外人 2014-10-24 23:09
图文并茂,我看了两次,被一休教授执着精神感动,一定要向一休教授学习。

查看全部评论(35)

 
 
技术支持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轮滑天地群:
轮滑天地
速度轮滑群:
中国速度轮滑群
环青海湖群:
轮滑环青海湖
工作时间:
8:00-18:00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 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