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轮滑天地 门户 查看主题

重庆解放碑打滚青年江湖:人民公园溜冰场

发布者: 芷芷 | 发布时间: 2017-10-5 23:07| 查看数: 282| 评论数: 2|帖子模式

重庆解放碑打滚青年江湖:人民公园溜冰场



  时光如果倒退二三十年,重庆崽儿混社会的最牛潮流地,绝对要数解放碑人民公园溜冰场。

  在那个到解放碑要算“进城”的年代,住在解放碑周边,天天出入区重点中学二十九中,是件让人脸上生光、脚上生风的事。

  有幸,我就是其中一员。

  和身边无数老实巴交的女生一样,乖宝宝心中都有一个江湖梦。

  那些穿套领毛衣、梳大背头、穿吊裆裤的男生,那些重庆话中被称为“打滚青年”(意为不干正经事、吊儿郎当)的崽儿,就是我梦中的男主角。

  解放碑周围的这些“小打滚”,很多就出没于人民公园溜冰场。

  冰场高手,是要用钱堆出来的

  人民公园离解放碑步行街只有几百米,连着渝中区上下半城,面积约1.2公顷,是重庆历史上第一座公园。当时公园里占地面积最大的建筑,就是位于西南隅的溜冰场。

  有位网友这样形容:当时的溜冰场修得像缩小版的古罗马斗兽场。中间是表演场(溜冰场),周围是看台,看台比表演场高。只不过古罗马的斗兽场是圆形,而人民公园溜冰场是半圆形。古罗马的斗兽场建在平地上,周围用柱子撑住看台,人民公园溜冰场建在山窝里,表演场躺在山窝底,看台躺在山坡上,周围不需要柱子。

2017100118182839.jpg
以前的人民公园溜冰场

  溜冰场的看台很大,台两旁8级,中间10级,全部用大石块垒砌。石块磨得很平整干净,我们坐上去几乎都不用铺报纸。溜冰场场地则是水磨石。看台第一层比溜冰场地高2米左右,像悬崖,周围一圈有铁栏杆,观众不能从看台进入到场地。

  但这并不妨碍看台上的粉丝们。他们三三两两坐在石阶上,打望着场上双轮生风,或嗑着瓜子,或评头论足,好多人就这样静静地消磨一下午。

  溜冰池最上面看台旁小路旁,有一个小小的龙泉池,假山小鱼,是小孩们爱逗留的地方。鱼是几乎长不大的,因为一旦在水面崭露头角,就会有守株待兔的小孩用勺火速舀走。

2017100118182904.jpg
人民公园溜冰场旁龙泉池

  溜冰场从早上开到晚上九点,中途无休,租用冰鞋以小时计费。从1988年上小学六年级,一直到1993年高中毕业的每个周末,我可谓在人民公园溜冰场度过了整个中学时代,眼睁睁看着冰鞋租金从每小时五毛涨到一元、两元。我那本就可怜的早餐费、零用钱,几乎全砸在了那个564平方米的半圆形溜冰场里。

  人民公园管理处贺先生是当时溜冰场的管理者之一,他是从1991年从市绿化局调到人民公园的。他也印证了我的认知:当时只有家庭经济条件比较好的小孩才有钱溜冰。要溜到熟练的程度,还需要更多钱。

  而我属于例外,因为我是把每周五天早饭钱省下来,只为周末那一两个小时的狂欢。这也直接导致整个中学时代我营养不良,面黄肌瘦。

  冰场有潜规则,高手有小领地

  溜冰场周围墙壁一米高处,装有一圈铁扶手,方便新手抓扶。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和同班同学巫正玲,在路过人民公园时突发奇想,从那圈扶手开始,开始了我们整个少年时代的溜冰生涯。

  当时,很少有人自己买溜冰鞋,都是在溜冰场租。一开始,溜冰鞋是全金属的,四个轮子滚珠轴承。后来,冰场管理处在上海买来了一批塑胶轮子冰鞋,因为相对铁轮来说,这种轮子对场地磨损较小。

  和现在的单、双排轮冰鞋不同,挑选老式的四轮冰鞋是门技术活。铁轮与塑料轮子冰鞋各有千秋:铁轮比较重,不容易把控,但塑料轮子容易变形导致摔跤。由于四个轮子都是滚球轴承,许多冰鞋使用过久轴承已经松动,非常难以把握重心。最让人没面子的是,当时冰鞋是系带的,鞋带不但脏兮兮的,许多还断头打结无数,千补百衲如叫花上街。

  所以,最优秀的冰鞋范本是:平滑塑料轮,四轮不松动,鞋带无断头。为了挑到一双合意的冰鞋,每到周末,场内租冰鞋的小窗前门庭若市,挤满了租换冰鞋的人。“好多人溜一个小时的冰,来来回回试换冰鞋就要花上半小时。”贺先生回忆。

  这个时候,与冰场工作人员搞好关系,就非常有必要了。溜冰场有四个管理人员,收费、换鞋、保安、门岗各一。换鞋的阿姨地位最重要了,每次我喊她换鞋时脸上都带着谄媚的甜笑,一口一声脆脆的“姐姐!”

  溜冰场里,有着各式各样的“潜规则”。欺生,是新手面临的第一个槛。抓着扶手溜得象点样子了,你总会萌生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朝着场子中间踉踉跄跄地迈出第一步。

  而那些老手们,很多是把这个场子当成秀场对待的。他们旋转、跳跃,不闭着眼,吸引着各界目光。但这也并不妨碍他们中的部分人,像睁眼瞎般用风驰电掣的速度把你狠狠撞倒。

  更高明的恶作剧是:像别车一样在新手面前潇洒一拐弯,新手慌乱之下就会重心不稳摔跤。

  所以,溜冰前两年,很多新手的膝盖和我一样,永远如“花猫”,旧伤上面添新伤,红药水涂了又抹紫药水。

  这也使得我有了卧薪尝胆的毅力:有一天,我也要成为一个高手,让他们血债血偿!

  溜冰场上有位高手段的王爷爷,七旬年纪,时穿一身白衫,擅长单腿一字滑行,鹤骨仙风让我辈叹为观止。看台上,多少人为之惊叹,由路转粉。我算是他的半个学生。

  耍得好的高段位朋友,还有个名叫“瘪脑壳”的大哥,长得非常像唐老鸭,但滑起冰来如行云流水,跳跃能空手转两圈,关键是:从不撞人!还会手把手教那些新手弟弟妹妹们。

  另一条潜规则就是:对于高手,无条件尊重。冰场有一个隐形的“高手角落圈“,就位于靠门口那十来平方米场地,高手们几乎都在那个圈内互磋技艺,共通有无的。一般人除了小白,滑过那个领地几乎都自觉地不作停留。

  几年后,我真的成了溜冰场的一个山寨女高手,倒退、旋转不在话下,最高段的跳跃,即飞身出去空中转一圈,再平稳落地,也能偶尔为之。

  进步使人胸怀宽广,我已经不计较从前的血债了。

  打滚青年的意气之争

  为什么这么迷恋溜冰?除了不服输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这里是除了沉闷的学校之外,一个多么绚烂多姿、出人意外的小社会啊!

  溜冰场地处上下半城交界处,毗邻着解放碑周边二十九中、二十五中、十二中、五十中、五十一中、十二中等多所中学。一到周五放学,这里前来滑冰的学生云集,有些社会青年也来凑热闹,正如一场大戏开锣。

  冰场上是有多派小团体划分的。以学校为划分的最多。

  比如说新华路二十五中,离冰场最近,一有事情可以马上“召唤神龙”,一般人不敢惹;朝天门那所中学,成绩普遍差但打架能人多,也不敢惹;社会青年里有个出了名的“烂龙”,几乎是冰场一霸,面黑肉蛮身短,令人望而生畏。还有一类我们称为“老板凳”的,年纪上了三十岁的无业游民,在这个生态圈里是神一般的存在,几乎不与其他人发生任何关系。

  这些人我们统称为“打滚的”。他们以学生为主,特别是有点调皮,爱串校的男生。

  当时没有”下暴“一说,所谓的纠纷也不过是意气之争。不止一场过节,我听到的版本如出一辙:只因为在人群里多看了他一眼。而那一眼,让他特别的不爽。

  当然,更多的原因是为了某个女生。

  有一次周五放学去溜冰,进场后就被管理处一同学使眼色提醒“快走”。正坐在木条椅上换鞋的我才发现,两条板凳上一溜坐的全是男生,偶尔交头低语两句,有的书包里明显带着东西。“烂龙”在板凳尽头处,吐着烟圈平视冰场,目光淡然。

  这是大战前的平静。当即,我默默松开鞋带,沉着交还冰鞋。出门后痛悔白白损失两元大钞。

  但此间后事不详。

  其实,溜冰场内发生真正的纠纷极少。用贺先生的话说,毕竟这些孩子还是怕他们的。而引进塑料轮子冰鞋,也是管理处智斗不文明现象的高招。铁轮,毕竟作为武器是更危险的。

  但贺先生不知道的是,其实很多事情发生时,冰场与看台已经发生了奇妙的置换:

  看台上是表演场,溜冰场是观赏地。

  看台旁龙泉池周边道路,连接着到解放碑、西三街等几条道路,又有山石掩映,进可攻退可守,是兵家作战之良地。而溜冰场上,我辈一边溜冰,一边举目眺望看台上大戏登场,是一件多么燃的事!

  溜冰场已被小学取代

  在人民公园管理处,我了解到了人民公园溜冰杨的历史。

  溜冰场始建于1926-1929年,初为网球场。

  1939年被日机炸毁1943年9月由市体育会、百货商会、聚兴诚银行等筹资4万元修建篮球场。

  1946年5月由商民胡晓拂投资一千余万元修建溜冰场,面积947平方米。

  1952年7月,投资4万元将溜冰场修改为半圆形磨石地面,面积564平方米,可容100人溜冰,看台可容观众1242人。次年4月建成开放。仅36天参加溜冰群众达3047人次。

  1956年,市公用局将溜冰场租用(每小时合新币1角,自带8分)溜冰鞋等票价各降低20-25%。1957年9-10月对溜冰场进行翻修,全年溜冰人数达4.78万余人次。

  1958年6月22日下午,冰场几名儿童攀越栏杆,工人王道之为防止小孩子制止捣乱,事先擅自安排电线接通电源,一儿童触电摔下,头上碰出包,另二人跳下,脚被摔伤。事后除作妥善处理外,还为教育职工开展过“为谁服务”专题讨论。

1960年7月,应区体委要求,为避免儿童下河洗澡发生淹溺,决定在暑期将溜冰场改为儿童游泳池(工料费5292元),每天初定4场,每场300人。

  1975年7月1日游泳池重新恢复开放。因此前停办九年,房屋场地失修,铁栏杆被腐蚀损坏,重新修复投资1.6万余元,至10月10日开放360场(曾因红眼病停开21天),接待儿童7.13万人次。至1978年夏季游泳池接待儿童8.3万余人次。

  1983-1983年底,修复园内路面、堡坎、公厕、中山亭、天然照相馆、冰场等,先后投资达22.1万元。

  2007年左右,溜冰场关闭并被围墙围了起来。

  如今漫步人民公园,当年的溜冰场已经不复存在,周围的老居民楼包括渝中区文化馆,全部已经拆迁。人民公园正在改造升级。沿石阶再往下几步,就是以前溜冰场的地盘,如今,已被望龙门小学取代。

2017100118182951.jpg
如今溜冰场已经被望龙门小学取代



  我想起,同样也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在目之所及的这个地方,我最后一次松开冰鞋带,交还冰鞋。我告诉窗口的大姐,我马上要上大学了,下次再来。

  但是,我再也没来了。大学里有新的溜冰场,比这里更大、更平坦,冰鞋更新款。

  就在那一年,我告别了人民公园溜冰场,告别了我的中学年代,告别了那个脸上腼腆、但脚下却向往着奔跑的十七岁。  

最新评论

johnxu 发表于 2017-10-6 16:51
很感人!!
291766 发表于 2017-10-6 20:35
龙泉池很漂亮呀
 
 
技术支持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轮滑天地群:
轮滑天地
速度轮滑群:
中国速度轮滑群
环青海湖群:
轮滑环青海湖
工作时间:
8:00-18:00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 9:00-22:0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