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轮滑天地 门户 查看主题

2018黄河老牛湾冰马参赛记

发布者: johnxu | 发布时间: 2018-1-31 15:31| 查看数: 1160| 评论数: 13|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johnxu 于 2018-2-7 13:47 编辑

2017-2018年全国大众速度滑冰马拉松黄河站(山西老牛湾)比赛参赛记

1.jpg
第一次听说“老牛湾”这个地名是在2014年的冬天。那时候我们正在准备参加2014-2015年全国大众速度滑冰马拉松赛北京延庆站比赛。这时候雷达在“中国轮滑网”上发布了一个“荷兰皇家银行速度滑冰马拉松大奖赛”的视频,立刻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我太喜欢轮滑马拉松了,非常想尝试一下滑冰马拉松。于是我用“冰上马拉松”作关键词在网上搜索有关信息,结果搜出一大堆在冰面跑步的马拉松赛的消息。

经过反复努力,终于搜到了以下一条关于“第二届国际黄河冰上马拉松速滑比赛”的消息: “本报忻州12月24日讯(记者 栗美霞)记者从忻州旅游局获悉,2015年1月14日,我省偏关老牛湾将迎来第二届国际黄河冰上马拉松速滑比赛,届时将有来自荷兰、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的60余名滑冰高手参加。本次国际黄河冰上马拉松速滑比赛的举办,将为我省冬季旅游市场注入新鲜活力,同时,也将进一步扩大老牛湾在国外的影响力。”

真没想到,中国竟然真有这种国际比赛,我很想参加,但是除了这条消息就再也搜不到赛事的任何其他详细信息了,例如如何报名、比赛安排等。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了“老牛湾”,知道了从北京去老牛湾的交通太不方便了,于是“老牛湾”的事也就放下了。

一晃三年过去了。2017年底终于盼来了好消息,2017-2018年全国大众速度滑冰马拉松赛有山西老牛湾站的比赛!当时,组委会还没有发布比赛细节,不知道老牛湾站比赛提供的那些“免费”项目,但是,我决定,这次一定去黄河老牛湾!
2.jpg
很快孙博士建立了“北京参赛群”,我在群里第一个提出去老牛湾参赛,并希望找到驾车一块去的朋友,因为交通太不方便了,大范也说,去老牛湾只能自驾车。还没几天就在群离看到了老牛湾站比赛的详细安排,组委会居然有“五免费”的安排(住宿、餐饮、比赛、旅游、山西境内交通),这太好了,哪怕什么都不免费,只要有交通驳接我就一定去参赛。

于是,谢苏京、七哥和我首先报了名,第一时间按组委会的交通驳接时间预定了北京到山西的往返火车票(北京-大同,太原-北京)。第二天简约也加入了我们。我把火车票截图晒到群里,想引起大家的关注,可是几天来还是没有动静,于是我就发了一条消息,“小谢,咱们别再发老牛湾的消息了,人多了咱们的竞争对手也就多了,怎么争奖金呀?”哈哈!没想到这招管用,报名的人越来越多。这里不得不说,老牛湾比赛的策划和推广方案太专业了,他们随着比赛时间的接近,在每个关节点,根据参赛者的决策心理,不断发布着充满诱惑性的消息。

晴天一鹤等朋友“传销”式的不断拉人进群,报名人数剧增,大家开始对老牛湾跃跃欲试。后来我又帮何大侠、小高、老韩、老李等朋友以及两次一起征战欧洲(德国、法国、瑞士)轮滑大赛的队友关梅、仙游报了名。孙博士、飞鱼等很多朋友也帮助一些不使用网络的老年朋友报了名。老李特有感慨:“过去我找人帮我报名,人家都不理我,怕多了竞争对手。”哈哈,我反正是去赛着玩的,不怕人多,人越多越热闹。

后来孙博士建的这个群里有很多北京业余速度滑冰爱好者团队的朋友加入,例如:什刹海、瑞野、快乐鸟巢、留乐园、石榴花、大兴双滑……当然还有中国老兵,报名人数达到了40多人!于是一些朋友提议这次联合组队参赛,就叫“北京速滑队”。这个倡议一呼百应,实现了北京滑友的大联合!这个大联合的愿望曾令某位轮滑“元老”奋斗了十多年而不成,这次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3.jpg
在群众性如火如荼的组队过程中,自然会出现“领袖”式的人物,终于一位令“北京速滑队”所有男女老少成员一致钦佩的、年轻、热情、细致、周到、热心、耐心、帅气的“领队”凉爽(红黑飞鱼)浮出了水面,飞入了大家的视野,他成了“北京速滑队”的首席志愿者。他不断地核对、更新报名信息、火车安排,不断地与组委会联系,落实各种赛事安排,并且为全队40人统一出具了所谓“国际通用”的法国式《健康证明》,这个有点搞笑成分的《健康证明》后来真得到了组委会的认可。哈哈!

图片:北京速滑队领队兼首席志愿者梁爽
IMG_20180129_131631.jpg
就在出发的前一天,传来了官方正式消息,老牛湾的火炕窑洞都安排给赛事工作人员和领导了,我们只能住在偏关县城宾馆!去老牛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想体验这种中国北方农村传统的“猫冬”方式,这下没戏了。加之天气预报比赛当天当地最低零下20度,还有4-5级风、还有降雪,于是有人退了火车票,取消了行程,并把退票单截图晒在群里,认为去那么远参加一个业余比赛不值得。可是,除了这个“大众赛”哪里还有“不业余的比赛”让我们这些业余爱好者参加呢?比赛结束后我认为,老牛湾的比赛还真不是一场“业余比赛”,那么多的前专业运动员参赛,据说4个单人项目前8名一共32人中,有31人曾在各类比赛中获得过“全国冠军”。当我有些犹豫时,林教练(妞)一句“随遇而安”让我不再彷徨。

1月26日星期五,出征的日子到了。晚上大家在北京站汇合后,登上北京直达大同的夜车出发了。

1月27日星期六,凌晨6点我们到了大同,组委会预定7:40来接我们。梁爽安排大家先去附近早餐店吃早点,7:20在火车站广场集合。虽然这里气温零下20度,但是没有觉得太冷,我上身就穿了一件体恤,一件北极绒户外保暖内衣,外加一件厚羽绒服。可见,天寒不是问题。

7:20大家按时来到集合点,可是左等右等不见班车,凉爽联系了好多次,赛事工作人员回复都说已经出发了。太原有多大?8:40车才到!大家在零下20度的露天等了一个多小时。火车站边上的宾馆就有50元6小时的小时房,如果知道8:40才来车,我们去小时房洗漱、吃饭、休息多好。觉得山西人有点不靠谱。大家太冷了,李亚慧教练就现场指导大家做速滑陆地训练,活动活动还暖和点。我躲到网上取票处的棚子里等待,这里稍微暖和点。
图片:李教练带领
mmexport1517252634726.jpg
8:40车来了,接上我们后又去大同宾馆接人,直到9:30才出发去偏关县城,整整比预定出发时间晚了1个半小时!路上赛会工作人员小顾帮大家办理了比赛报到的必要文件,什么《健康声明》、《免责声明》,没保险的买了保险等,然后把毫无特色的《参赛证》发给了大家。其实,《参赛证》是参赛者喜欢收藏的纪念品,可以弄得漂亮一点,最好有参赛者姓名。小顾象个害羞的女孩,说话好像还脸红,声音小的象蚊子,大家只好把他的口头指示采取“两次接力”的方式,由车前传到车后。
5.jpg
沿途欣赏着白雪覆盖的黄土高原景色,经过5个小时的行程,下午2:30分终于到了偏关县城。县城中心有一条不到1公里的主要街道,在偏关宾馆凉爽统一帮大家办理了参赛报到手续,我们就在车里坐等。办完报到手续,班车拉我们去吃午饭。哈哈,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赛者已经聚集在这里,吃的热火朝天了。伙食很丰盛,最好吃的是侉炖黄河鱼,后来当地司机说那不是黄河大鲤鱼,黄河大鲤鱼最小的也有七八斤重,而且还有土腥味,但是我们宁可相信我们吃的就是黄河鲤鱼,因为太好吃了。

吃完午饭去豪泰酒店办理入住手续,然后去参观县城一号景点“文笔塔”。原来我们的计划是去老牛湾试滑赛道,但是,小顾说,从偏关到老牛湾还要开车一个多小时,赛道正在修理,不让试滑,28号比赛当天9点到10点可以试滑。
mmexport1517187433719.jpg
“文笔塔”是在一个小山顶的九层塔,沿台阶拾级而上到达山顶,四周一片白雪茫茫,天空又下起了鹅毛大雪,北京怕是今冬也看不见雪景了吧?不少朋友说,光看这雪景,这一趟就值了!我更期待明天是一场雪中的比赛。4个月前,我和关梅、仙游、郝师傅在瑞士恩加丁参加了一场雪中的轮滑马拉松赛,这场比赛后来被国外媒体称为“但丁神曲般的比赛”。这次我们四个朋友都又来到了老牛湾,看着这场漫天大雪,大家不约而同谈起2017年9月瑞士的那场比赛,有了那次比赛的经历,雪中的速度滑冰比赛就根本不算个事了。老韩带领我们顺时针方向环塔转了三圈,说是会有好运。哈哈!第二天还真有好运!这里来自不同地方的参赛者纷纷一起合影,其乐融融。后来看到游侠他们去“偏头关”老城的照片,比这个“文笔塔”更让人喜欢。
7.jpg
2018年1月28日星期日,今天是我们的DDay!碧空万里,阳光灿烂,远处发电厂烟筒冒出的白烟笔直地直插空中。静风0级!!我们最怕的5级北风难道真的因为老韩绕了三圈“文笔塔”而不刮了?这就是好运,昨晚还在下雪,今早就晴空万里;昨天还预报4-5级北风,今天就静风0级!过去只知道高原草老师精通《奇门遁甲》,能掐会算,这次又发现了一位大师老韩!感谢您!

早餐后乘坐2号车前往赛场老牛湾。这段基本是山路,路面很窄,老牛湾的村民们已经连续三天及时清扫山路上的积雪,以保证参赛队员的交通安全!真的太感动了。温暖的阳光已经把车窗上的结冰融化,看到路边手持埽把的村民,我就透过车窗向他们挥手致谢,村民们黑红的脸上露出微笑。

这段路车开了将近2个小时,报到时谁都没有拿到《秩序册》,(不知道印没印),所以车上大家一直在猜测比赛各组的出发安排和计时方式。男子5公里报名人数最多,有近300人,难道都一枪出发?那么多的年轻前专业队员参加,肯定很多中老年业余赛手被套圈,裁判怎么记呀?如果只录取前8名还好说点,可是这比赛录取前30人!手工计时怎么可能呢?不管这么多了,我的想法是,在9点到10点试滑赛道时间,先把5公里自己跟自己“赛了”,用自己的耐克运动手表记时,目标12分30秒以内完成,超过去年成绩。待到正式比赛时,最后出发,始终沿赛道最外侧滑,别给高手挡道,自己也安全。
mmexport1517277905580.jpg
到达赛场已经将近9点半了,又没有按照日程安排的时间进行。广播里宣布男子5公里已经开始检录了。男子5公里人最多,分两批出发。检录处昏暗的帐篷里帖着用5号字印的《分组名单》,在表里找到自己的名字好难呀,还好有工作人员帮助,告诉我们北京队的朋友都是第一批出发。跟往年一样,还是没有自己的唯一号码布,还是每人一件各项目循环使用的“号码马甲”。我赶紧去试试赛道。

妈呀!这冰面简直太糟糕了,跟我们小时候在冰冻的稻田里滑差不多。冰缝纵横交错,冰面起伏不平,很多路段一层浮土,还有些树枝、坑洼。几个朋友一看这冰面,连冰鞋都不换了,摔不起呀,就当一次观众吧。我用手表记录了赛道最外圈的距离,一圈是1230米,我小心谨慎地滑了3圈,感觉右脚有些异样,用手一摸,原来冰鞋后面的螺丝松了,刀位变了型。我知道了,我家室内温度26度,老牛湾冰面零下17度,由于金属更容易热胀冷缩,所以我在家拧紧的螺丝,在低温下会有些松动。(后来男子10公里比赛中,崔队的鞋也有螺丝松动,他不得不中途换鞋)。我已经来不及脱鞋紧固螺丝了,裁判要求大家站到出发线上,比赛即将开始。
6.jpg
裁判员做出发前的最后说明。在这最后一刻,裁判员突然宣布,比赛采取淘汰方式,被套圈的人淘汰,必须离开赛道,最后30人不再淘汰。哎呀!谁都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不讲理的!组委会公开发布的所有正式文件都说这个大众赛是“马拉松”,怎么突然变成了“淘汰赛”?裁判的计时手段落后(大型全国比赛,还用手工计时),裁判人数不够(盯不住90个赛手),能力不行,那是你们裁判的事,怎么能把这种后果转嫁到运动员头上?本来30岁人跟60岁人一组比赛,专业的跟业余的一组比赛就够残忍的了,怎么还能让年轻的前专业运动员去“屠杀”(淘汰)上了年纪的业余爱好者?!亏你们想得出来呀!若不是那赛道冰面太烂太危险,我无心恋战,那我一定拒绝裁判临时修改比赛规则,跟他们据理力争。最后还是算了吧,本来就是来玩的。但是,组委会把“大众赛”变成了“大奖赛”,让我们这些“重在参与”的人有一种“受骗上当”的感觉,滑了两圈就被淘汰了。

这次有了教训,以后对这种没有电子计时的所谓“大众赛”,坚决采取“三不赛”的原则:
一、奖金太高的比赛不参加,因为会吸引过多的前专业运动员来淘金,比较危险;
二、报名人数超过200人的比赛不参加,因为落后的手工计时方法首先就会让裁判们“蒙圈”;
三、各项目录取名次超过8个的比赛不参加,因为超过这个数,很可能跟这次老牛湾一样,临时采取“淘汰”的方法。

速滑比赛几乎变成了“摔跤比赛”,估计有几十人次在比赛中摔倒。何大侠一跤损失了1500块奖金,杨教练上千元的冰刀别出了弯,“哥哥”摔坏了几百块钱的墨镜……,场上运动员不停地有人摔倒,不停地又爬了起来,继续比赛,这种顽强精神也令人称赞,不过还是不摔为好。

赛后游览了老牛湾村,一片荒凉衰败,透着千年的沧桑,这沧桑正是老牛湾的特色。

由于大多数人预定了比赛结束当晚出发返程的火车,因此组委会安排下午2点第一班去太原火车站的班车发车。快3点了班车才出发,刚走了几分钟车就停在路边不走了,说是等警车来开道。过了半点钟,又过了半点钟,又过了半点钟,车还是不走。凉爽电话跟组委会联系,结果无人应答。眼看就要耽误火车了,大家心急如焚,可组委会却没有一点消息,于是各种负面猜测、“谣言”、抱怨、诋毁、甚至谩骂开始蔓延:
“肯定是有人贪污了赞助款,该给人的钱没有给。”
“以后再也不参加免费的比赛了,便宜没好货。”
“这活动怎么成了烂尾工程?!把人骗来就不管了!”
“老牛湾里怎么养的都是缩头乌龟?”
“你以为真有免费的午餐?就是让你们走不了,花钱住宿。”
“组织能力太差,肯定还在层层请示。”
“肯定是钱花超了,没钱给司机。”
“这里是不是黑社会?”
……
人们尽情地发挥着各自的想像力。

估计等了两个小时,全部比赛都结束了,六辆大巴才一起在警车的引导下开出了老牛湾。

后来,坐在警车后面第一辆大巴上的崔队长描述了当时的情景:山区公路非常窄,部分路段还有雪,如果没有警车开道,一旦对面过来大车把道路茬死,一堵车就不知道到什么时间了。一路上不少上山的大车看见有警车开道,都乖乖让在路边,我们才能安全下山。所以六辆车必须一起走,因为只有一辆开道的警车,不可能调动6辆警车分别给6辆大巴开道。

车虽然开动了,但是,眼看已经赶不上太原的火车了。于是车上的太原朋友建议我们去忻州上车,而不用返回太原,这样,汽车可以节省30分钟,火车从太原开到忻州也需要30分钟,1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抢出来,而且汽车也不绕路。凉爽安排我去征求所有乘客的意见,结果两个来自新疆的朋友坚决不同意先去忻州,司机也说,改变路线要有组委会同意,组委会又联系不上,只好“听天由命”了。

误火车是肯定的了,我在手机上想改签回程车票,29号凌晨4点太原有一班火车,8点多到北京,可是改签功能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能用,只好退票,损失44元手续费。很多已经取了纸质车票的朋友怎么办?网上查的信息相互矛盾,有的说能改签,有的说不能改签。

大约晚上6点我们的车队回到了偏关县城不走了,天已经全部黑下来,孤零零的几辆车停在冷清的街道边,还是不见组委会的人,于是有人又开始各种想像,心里越阴暗,想像越离奇,哈哈!这时司机过来说:“7座以上的车下午5点以后不许上高速公路,今天肯定走不成了,大家找个宾馆住下,约好时间,明天我来接大家。”这不正好“印证”了刚才一些人的猜测?难道我们真的受骗了?
有人下车找宾馆去了;有人要赶飞机,只好花好几百块钱打车去太原;有人想打车也打不到;有人要报警;有人要耐心等待;有人三五成群在商议对策;有人要司机把车开到县政府示威;有人要去砸商店把事闹大;有人下车买吃的,准备在车里过夜持久战;有人主张坚决不能离车,因为一旦离车遇到不测,没人负责;有人哀叹“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在后海滑四天冰呢。”……总之,整个车队成了“人间喜剧大舞台”,各种角色粉末亮相,你唱罢来我登场,国民性格大展示,真是太好玩了,一种空前未有的亢奋。可惜了,轮滑作家七哥不在现场,错了这么好的创作题材。

正当我准备找个宾馆住下时,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士走过来大声喊:“都回到自己的车里去坐好,我们清点人数,安排大家免费再住一晚和明天的早餐,早餐后回太原。”主角的到来却使好戏戛然而止。原来这是老牛湾景区的代表美女刘霞,一说话就透着精明强干。这样算来,贫困的老牛湾又要多花2万块钱了。

晚餐时,老牛湾景区的领导说明了情况,并向大家道歉,组委会的孙女士也声情并茂地向大家做了解释,原来是“人不留客天留客”,大雪封山,大家的安全是第一位的。老牛湾景区的领导还承诺,2018年所有参赛者来老牛湾旅游,凭身份证免费入园。我们网上报名填的身份证号码又被泄露了?听了两位朋友的解释,大家掌声雷动,对老牛湾的“危机公关”表示热烈的感谢。

1月29日星期一,高潮已经退去,到了该谢幕的时刻。早晨天太冷了,大巴车打不着火,又耽误了半个小时,以后就是一路顺利到达了太原火车站。原来的火车票有的退了,有的废了,我们想让司机把车开到太原南站去坐高铁回北京,司机要收每人7块钱,车上的那位太原朋友执意要替大家出这点钱,拿出100多元让凉爽给司机。太原朋友,您的好心我们领了,钱还是要出。最后乘下午3点半的高铁,2个多小时后回到了北京。

虽然此行有些烦恼,但是,作为追求理想,把这场比赛赋予某种人生意义的朋友们,作为炎黄子孙,能在“母亲河”上参加一场滑冰比赛,一切烦恼也就不算什么了。

后话:
我的法国朋友艾瑞克是个40岁的电器工程师,11年前来到中国上海工作,他曾是冰舞运动员,看到我发的老牛湾滑冰比赛的照片,那叫一个羡慕。原来10年前他就带着父母来过老牛湾,那时候他还不会汉语,交通又如此不便,他竟然能找到这个偏僻的小山村,住到了村里一户刘姓人家。艾瑞克迫不及待要赶在冰化前再来老牛湾,在中国的黄河上滑冰,并约我明年一定一同来老牛湾参加比赛。看来,2019年老牛湾真是一场国际比赛了,我不想来也不行了。呵呵!

2018年2月1日

版权所有,老牛湾景区和赛事组委会免费使用,
其他转载请电子邮件联系作者。John195209@hotmail.com

最新评论

14057 发表于 2018-2-2 07:12
johnxu 发表于 2018-1-31 15:31
2017-2018年全国大众速度滑冰马拉松黄河站(山西老牛湾)比赛参赛记

第一次听说“老牛湾”这个地名是在 ...

我说嘛,那么曲折的旅途怎么会没有故事呢?就咱北京这帮爷,没事都能给你整出事儿来,呵呵。
妞说,回来后都不愿意说老牛湾的事了。我觉得这恰恰是这次最精彩的地方。带着自己的爱好去旅行,享受的不仅是目的地的比赛,享受的也是旅行的全部过程,比赛十几分钟就完了,过程的时长却需要几天,说旅行或过程比比赛重要也不过分。遇到事儿(这次的事儿,可以说不算啥。跟您在国外把装护照那个小包丢了比,它跟本不是事儿。)正是检验、修炼自己定力的好机会,是人生出故事的窗口。组委会是失误,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不是叫劲,这下好整出了百态人生,恐怕连组委会都没想到呢,呵呵。
如果说失误,(待续
johnxu 发表于 2018-2-2 11:02
本帖最后由 johnxu 于 2018-2-2 11:12 编辑
轮滑风 发表于 2018-2-2 09:32
大家要体谅赛事组织者的不易,一个比赛/活动,不论大小都是需要组织者参赛者等各方共同努力才能完成。组织 ...

这次报名人数大大超出组委会的预期,因此,出现点问题可以理解。只希望组委会能够改进,冬奥会都能申办下来,组织一个300多人的比赛应该不算太难,关键还是思想观念和重视程度吧?

有了这次的经验教训,参赛者也会合理安排自己的行程,一定给路程留出足够时间。现在北京到太原南站高铁非常方便,不用定回程火车票。这次百人误车,有东北的,有新疆的,损失很大。
14057 发表于 2018-2-2 08:42
改成淘汰赛是最大的失误,最大的败笔。如果是因无法计时,我看咱们把烟马那套计时设备推荐给老牛湾怎么样?就是一体教授研制的那个,借、租、买都行。还可以进一歨开发,象柏林轮马那样,根据个人要求,有尝为选手提供参赛的个人CD,这可以给比赛提供收入,也算扶贫手段之一吧。
淘汰赛不如设定一个关门时间,怎么也得让大众滑完吧。
徐老师,您又给了我一个头銜——轮滑作家,虽然盛名之下其实难其实难副,这个我还是挺喜欢的,呵呵,脸皮太厚。
您的文字,让我这个想参加而没参加上的选手,对老牛
14057 发表于 2018-2-2 08:44
湾的比赛情况有了全面的,充满了正能量的了解,谢谢!
14057 发表于 2018-2-2 08:53
炎黄子孙在面对母亲河上的自己最爱好的活动时,这个诱惑是太大了,岂能坐而视之!
花岗岩 发表于 2018-2-2 09:02
多少年,多少代,中国黄河母亲河畔,发生了,多少数不清的故事,读过徐老师老牛湾比赛记,感触颇深,短短几天,情节跌宕热烈,环环相扣,众生相轮番,声情并茂,记忆尤深。这样刺激好玩的活动,一生又能有几次体会,真的为本人未能亲临感受,感到万分遗憾,哎、来日方长吧。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轮滑风 发表于 2018-2-2 09:32
大家要体谅赛事组织者的不易,一个比赛/活动,不论大小都是需要组织者参赛者等各方共同努力才能完成。组织者需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有安全问责的因素,有些事情不是花钱就能办好的。
johnxu 发表于 2018-2-2 11:04
花岗岩 发表于 2018-2-2 09:02
多少年,多少代,中国黄河母亲河畔,发生了,多少数不清的故事,读过徐老师老牛湾比赛记,感触颇深,短短几 ...

对于所有的理想主义者,黄河上老牛湾比赛+旅游之行,是一次难得的人生体验。
johnxu 发表于 2018-2-2 11:07
14057 发表于 2018-2-2 08:42
改成淘汰赛是最大的失误,最大的败笔。如果是因无法计时,我看咱们把烟马那套计时设备推荐给老牛湾怎么样? ...

一休教授研制的这套系统在中国和美国的多次轮滑比赛中使用过,非常棒!但是,还没有在滑冰比赛中用过,他说过,很希望能在滑冰比赛中试试。
12下一页
 
 
技术支持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轮滑天地群:
轮滑天地
速度轮滑群:
中国速度轮滑群
环青海湖群:
轮滑环青海湖
工作时间:
8:00-18:00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 9:00-22:0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