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收起左侧

[原创] 2017 雨刷A2A——美国超级轮滑马拉松Athens to Atlanta

[复制链接]
查看: 788|回复: 26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7-7-16 11:27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7-10-14 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红枫 于 2017-10-28 12:12 编辑

    2017 雨刷A2A
    ——美国超级轮滑马拉松Athens to Atlanta


      每当第二天早上有重要事情需要处理的时候,我的生物钟总会显灵,会比我手机闹表早通知我起床。今年的A2A又是如此,原计划10月6号,周五,早上5点起床,4点50就醒了,再次确认一遍A2A要带的东西,开车去了Indianapolis城南的Bob家,6点刚过我们便开着Bob的新车,一路向南,目标是850公里之外的亚特兰大,晚上5点之前争取赶到,2017年A2A的周五刷街正等着我们呢。

       一口气说了好几个A2A,万一有人没听说过,科普一下。A2A全称Athens to Atlanta,直译是“雅典到亚特兰大”,但这个雅典不是那个雅典,而是美国佐治亚州的一个城市,在亚特兰大东北侧大约115公里处,A2A是一个140公里的轮滑比赛,丘陵地带,因为上下坡而闻名,被称为世界上最难的比赛之一,到目前为止,已历经36届,是美国最早的轮滑比赛。比赛分前半程60公里,后半程80公里及全程140公里。A2A实际上是三天的活动,周五晚上7点开始,先在亚特兰大市内刷街,由警察开路,刷街期间让大家滑一下终点附近的线路,认识一下终点。当天晚上乘车去起点Athens,周六下午会让大家滑一下起点的线路,晚上6点开会介绍比赛路线情况。周日早上7点,从Athens出发,一路滑回亚特兰大,晚上5点半前后,活动结束。

      A2A能延续36届,足以证明其魅力所在。73岁的Bob今年是第19次参加这个比赛,而我则是第12次。A2A只有一个,但每年的故事有很多,在这个古老的赛道上,每年都会演义出崭新的故事。我已记不清写过几次A2A的经历,每次写完,我都认为是最后一次,但下一年总会情不自禁地再写一次,因为太精彩,忘记了这种精彩是人生的一大遗憾。

      Bob全名Bob Harwell, 是美国轮滑圈里明星级的人物,玩轮滑已有30多年,马拉松个人最好成绩1小时14分,做为一个非专业选手,已是相当出色。2005年因换工作,我来到了Indiana,遇到了Bob,我这个菜鸟级的休闲轮滑爱好者,也跟着Bob步入了速度轮滑训练行列。与Bob一起训练非常愉快,转眼就是12年。12年来,Bob带领我们当地的轮滑爱好者,几乎走遍了美国大大小小的轮滑比赛,每到一处,Bob总是最受欢迎的人物,我们也跟着沾点光儿。就说这个A2A吧,早些年滑的慢,拿不到名次,很难拿到奖品。有一年发奖之后, A2A的组织者Henry对Bob说:“Bob,你带来的那几个人都有奖品,让他们每人去拿一套轴承”,于是我们每人得到了一套ILQ-9。

      每年的A2A都有亮点,今年的亮点,可以用下面的几个关键词概括:“从北京来了一位漂亮女士”,“第一次滑A2A”,“飓风”,“雨刷大下坡”及“预报有雷雨”。所有这些词,都让原本已很有挑战性的A2A增添了更多的神秘,让每位A2A的参与者神经绷紧,期待着今年A2A会发生什么。

      “第一次有人从北京来滑A2A,是一位女士”,自从7月初,红枫报名之后,A2A在网上的报名列表,便向大家广播着这样一条消息。在A2A的历史上,曾有在美国的中国人参与,但从北京远道而来的,以前没听说过,听说更多的是从欧洲或日本。今年终于有了零的突破,而且从北京来的女士是中国老兵队的队长,这种新闻绝对占A2A的头条。

      认识红枫要从2011年3月19号算起。那年我到北京出差,风的方向(网名)组织了一次刷延庆,在北京刷盟网站公布了消息,我参加了这次难忘的刷街。乘长途汽车到达延庆后,活动开始之前,为了不让滑的比较慢的女士掉队,风的方向为每位女士指定了一名“拖车”,我被安排为红枫的拖车。那时红枫还是初学者,上坡滑不快,下坡刹不住,需要人跟着,否则,十有八九会掉队,找不到大部队的去向。不过这种情况很快就有改观,在几个小时的刷街过程中,红枫的进步很快,大约两个小时后,已明显放松了很多,速度也能保持比较快。当我在前面滑行时,会不自觉地滑出S型轨迹,她也跟着试,结果到刷街结束时,她不但能滑出S型轨迹,而且已可以用外刃开始能蹬地了。在回程的汽车上,我了解到红枫是军人出身,这解释了为什么进步会如此快。2015年10月份,我路过北京参加留乐园的速度轮滑训练时,再次见到红枫,她的双推已有些规模,已完全找不到当年的菜鸟踪迹。

      A2A一路上很多坡,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可以用“震撼”这个词来形容,据说大坡44个,如果算上小坡应该100多个,有的坡长达一两公里,有的坡不但长,而且很陡,坡底会达到惊人的速度。在我12次的A2A经历中,最高速度曾达到过68公里/小时,在这种速度上,晴天都让人感到害怕,雨天会是怎样呢?

      雨刷A2A,12年来我只无意中遇到过半次,天气预报不准造成的。象今年这种情况,从一开始就知道要雨刷还是第一次。这种情况在Bob的19次A2A中,曾发生过一次,1992年,让Bob终生难忘,因为那是他19次A2A中,唯一没完成的一次。据说是越滑越冷,全身冷的发抖,抖到没法滑了,只好上了保障车。

      A2A前的几个周,我一直很忙,以至于没有时间看A2A的天气预报。今年的A2A是10月8号,周日。10月4号那天,当我在微信上与红枫讨论A2A带什么食物时,顺便看了一下天气预报:“10月8号,90% 下雨,雷雨”。在过去的12年中,有几次都是误报有雨,但A2A当天都是晴天,希望这次也是误报。红枫大老远地来美国参加比赛,应该不会那么寸吧?第二天再看天气预报:“10月8号,100% 下雨,雷雨”,这个100%让我真正相信会下雨了。后来知道,这是飓风Nate 从Gulf Coast登陆,右转,A2A那天,正好扫过亚特兰大一带,赛道就在其中。看似遥远的雨刷A2A,瞬间出现在眼前,看来真要雨刷A2A了,还好温度是70F度以上(相当于20度C),在这个温度上雨刷,应该不会象Bob说的那样冷。但不能全信预报,如果真的出现50F度以呢?当然最乐观的是不下雨。

      与Bob讨论雨刷A2A对策时,Bob建议我用一个有帽沿的头盔,套上一个透明的塑料套,翻遍了家里所有的头盔,就是找不到带帽沿的,买头盔时都带这个帽沿,不用都扔掉了,只有我女儿去年买的头盔上有帽沿,我能戴上,但是个粉红色的。为此我找到了A2A的头盔套,可以盖住粉色,中间再放上塑料袋,看上去也不错。来不及买新头盔了,就这样了。估计红枫刚到美国,找防雨的东西不方便,雨衣,长裤及头盔套各准备了两套,第二天一大早就上路了。

      在开往亚特兰大的路上,一路基本上顺利,最后还有一个半小时,出现交通阻塞,等了足足50分钟。4点半前后,到达了旅馆。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7-7-16 11:27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nlineroll一休 于 2017-10-14 08:27 编辑

    这里是照片

    红枫,Bob

    红枫,Bob

    Eddy, 红枫

    Eddy, 红枫

    红枫,Jessica, Luke

    红枫,Jessica, Luke

    刷街出发前

    刷街出发前

    刷街进行时

    刷街进行时

    刷街集体照

    刷街集体照

    领取比赛号时

    领取比赛号时

    比赛动员大会处

    比赛动员大会处

    红枫,Bob, 一休

    红枫,Bob, 一休

    比赛出发前

    比赛出发前

    出发前换鞋处

    出发前换鞋处

    出发前Eddy的卡通

    出发前Eddy的卡通

    全程终点

    全程终点
    14.jpg
    15.jpg

    全程男子前两名

    全程男子前两名

    全程女子前三名

    全程女子前三名

    A2A新掌门人Anna

    A2A新掌门人Anna

    年龄组第一名

    年龄组第一名

    两个年龄第一

    两个年龄第一

    A2A的志愿者

    A2A的志愿者

    一休,Bob, 红枫

    一休,Bob, 红枫

    比赛第二天的早饭

    比赛第二天的早饭

    半程终点刚滑完

    半程终点刚滑完

    Bob 和Rualuca, 半程终点

    Bob 和Rualuca, 半程终点

    祝贺Bob滑完60公里

    祝贺Bob滑完60公里

    全程终点

    全程终点

    Candy, Ruluca, Johnny, 红枫

    Candy, Ruluca, Johnny, 红枫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7-7-16 11:27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nlineroll一休 于 2017-10-17 00:59 编辑

    4.        比赛

        周日,10月8号,早上5点被手机闹醒,电视里的天气预报表明:上午10点才会下雨。这让我们感到异常高兴,心诚则灵啊。半程在10点前后基本上可以结束,下雨也没关系了。但在去往起点的路上,我们看到地面是湿的,昨晚肯定下过雨。如果飓风在附近转游,地面不可能是干的。

        来到起点的会议室,大厅里已有人在换鞋,按事先想好的程序,开始准备比赛所需要的东西,之后滑到起点,此时离比赛的开始时间,7点正,还差几分钟。匆忙照了几张照片后,将轮滑包放上行李车,去起点站队,这时我发现红枫不见了。看遍了队伍后面,就是没看到她的身影,“马上就要出发了,去哪里了?说好了要跟着我滑的啊” 心里一边想一边滑到队伍最前面,希望能在那里找到她,此时估计离发令只有几十秒了。
    “红枫,过来到这边来,让他们先走” 我急切地向站在最前面的红枫说道。刚将红枫拉到侧面,出发的号声向了,一瞬间,前面的那些大神们冲了出去,等大家走得差不多了,我和红枫加入了出发的队伍。感觉很多人超过了我们,其中包括Bob带领的几个人,不久我们成了最后的两个人。
    “不着急,以我们实力,会追上一批人,先适应一下再说” 我对红枫说到。显然在起点没有时间热身,不可能象年轻人那样突然启动,特别是对于这样一陌生的线路,出发不久就会是一个很陡的大下坡,没有热身的情况下,容易出问题。只用了不到一分钟,我们就来到了这个大下坡,在下坡之前,我让红枫刹停,几乎从零速度起下坡,在下坡的过程中,不断提醒刹车,以免速度失控。红枫真行,第一个大下坡顺利完成,之后我们开始加速追赶前面的人。
        “如果我们能追上前面的队伍,说明那一队不如我们快,追上之后不要加入他们的队伍,要让他们来追我们,然后加入我们的队伍” 我对红枫说道。很快我们超过了Bob带领的那一队人,那队人根本没有跟上来的意思,我相信Bob看到了是我在领滑,红枫跟滑,根本不用试。

        前半程有两个地方,如果红枫能滑过去,就能滑完前半程。第一个地方是大约在3英里处,是一个大约长达2公里的缓坡,坡看上去不大,但速度会持续累积,如果一队人推着下坡,在坡底很容易超过60公里/小时,速度倒不算最快,但在下坡的过程中,有红绿灯,其中一个正好在坡底,如果警车没有在那里控制交通的话,是比较危险的。在下这个坡时,仍然不断提醒红枫,当速度达到一定程度时,要T刹减速,警车的确是停在坡底处,看到没有危险,便大胆地放开,滑完最后一段下坡,以便借着坡底的动能,向对面的坡上尽量多冲一段。

        刚才滑这个长下坡时,我们追上了一个正在使用风阻降速的人,这个人是在超过Bob的队伍之后,我们设的第一个追赶目标。此人带着一个闪光灯,很远就能看到。在这个长坡上,他用了一块布做风阻刹车,下面系在护膝上,上面用手举着,我估计那块布,是一个黄色的雨衣。这个人用的是休闲鞋,但很有实力,接下来上坡时,很轻松地超过了我们。为了再次超过这个人,我们继续努力,在接下的几个上下坡,开始了拉锯战,我估计红枫的热身过程基本差不多了。
    “感觉还好吧?” 我问道。
    “就是上坡滑不快,好象是下坡没利用好”,红枫回答到。
        红枫真的能看出问题来,我们的问题正在这里,这也正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这个拉锯战会立马结束。

        第二个危险下坡,是在大约10英里处。前面我提到的68公里/小时的速度,就是在这里滑出来的。这个地方有一个很缓的引坡,之后变得很陡,坡底是一个水泥桥,桥面比较光滑,但有起伏,如果跟着一大队人冲下来,高速时,好几次都感到轮滑鞋左右摆的很厉害,有一年脚摆得吓人,我只好死死抓着前面的人,才免掉一劫。从那一后,每次滑到这里都格外小心。“小心使得万年船”,红枫是第一次来,一定要让她以最慢的速度下来。快到这个坡的时候,刚才跟我们拉锯的那个人又追了上来,于是我告诉红枫先加一下速,拉开点距离,以免在下坡时,他跟的太近。来到陡坡开始的地方,我提醒红枫尽量刹车,能慢就慢,不要跟滑,我一个人在前面拉开一段距离向坡底冲了下去。
    滑过坡底,基本上没感到很危险,回头看红枫,很平稳地滑了下来,慢慢追了上来,当时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两处大坡,你都平安过来了,今天你完成前半程,基本上没有问题了,但仍然要保持警惕” 在滑向对面的上坡时,我对红枫说道。此时,那个跟我们拉锯的人,又超过了我们。
        “接下来,我们要练习快速下坡及同步上坡,如果练好了,我们会追上前面的一批人”,我对红枫说道。于是我们在接下来的坡上开始做这两项练习,红枫不愧是经历过多次长刷的人,很快体会并掌握了要领。在此之前不久,我已提醒红枫吃过Gel,以补充能量,到这个时候估计吃下去的Gel应该起作用了。技术及体力都准备好了,可以考虑在第一个供水点前后,结束跟那个人的拉锯战。果然,我们在达到第一个供水点前,超过了那个人,并不断积累我们的优势。在第一个供水点拿水和香蕉时,那个人又追了上来。从第一个供水点出来后,右转是一系列的坡,我们准备在这里让这个跟我们长期拉锯的人彻底死心,让他失去跟上我们的希望。吃完香蕉后,我们将速度提了起来,几个坡之后,再回头看,那个人已不见踪影。
    “一休老师,我们的速度怎么会一下变快了呢?”红枫问到。
        “下坡我领滑给你挡风,你在后面可以推我,我们的速度就会更快,推的过程也是扶的过程,只要扶住了就不怕快;上坡你的意念很重要,如果你认为跟不上前面的人,很快就会被拉开,再想追上就很难,如果你能每步都不放松,就容易跟住前面的人,这样两个人都会快起来”,我回答到。当然,这是建立在有绝对实力的基础上,平时如果没有训练到这个实力,说什么都没用。在跟这个人拉锯期间,我相信还超过其他几个人,因为注意力都放在这个人身上了,其他人没记住。

        在拉开上一个人的过程中,我们隐隐约约看到前面一个穿灰色衣服的人,正在向前滑,看上去象是女子,太远没法确定。以我们当时士气,别说是人,就是神仙我们要追上…,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滑行,终于在大约20英里前后,在进入一麻脚路之前,追上了四个人,其中包括那个穿灰衣服的。

        从第一供水点到第二供水点,有一个大下坡急转弯,是每年都要注意的地方,大约在23英里处,这个地方路麻脚,是一个很长的下坡,尽头是一个T型路口,我们需要向左急转,往年跟一个很长的队伍滑到这里,一般都会自动散开,以防不测,“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散开后,如果有危险情况,有时间躲避。有一年,我们滑到这里,从左边来了辆高速行驶的车辆,在这里急转弯,看到我们之后,来了个急刹车,刹到冒烟。据A2A的组织者讲,早年曾有一个从纽约来的人,滑得太快,没转过弯来,一头栽进了对面的草丛中,幸亏草很茂密,没有伤着。今年我们事先开车看过了,对面不是草地,光秃秃的,估计冲到那里肯定不会好。来到这里,我提醒红枫慢点滑,我一个人先到坡下看看是否有车,站在坡底的路边,看着从大坡上慢慢滑下来的红枫,与周五晚上判若两人。

        从大坡上下来后,红枫说膝盖上面的肌肉有点僵硬,显然是抽筋的前兆,这段麻脚的路,我们连续快滑了三个上坡,目的是让穿灰色衣服的人,失去追赶我们的信心,因此滑得有点快,会引起抽筋。转弯后是一段小上坡,我们慢下来,以便让红枫缓一下,同时吃些东西,保持体力。从这里到第二个供水点,还有大约4英里,在到达第二个供水点之前,我们又追上了三个人,其中一个我们认识,是周五晚上给我们录相的“蜘蛛侠”。

        第二个供水点在大约27英里处,在这里我拿了一瓶水,一个香蕉,快速吃完后继续快滑。在下面的三英里中,至少有三个坡,坡底的速度都相当快,滑到这里我们对这种坡已成竹在胸,下坡已不用减速,而是如何滑得更快,坡底滑出57公里/小时的速度,已是很常见。第三个下坡结束后,来到了30英里处的上坡,在坡顶,一般人都认为后面是下坡,可以休息一下了,但这里不然,在坡顶要左转,是另一个隐藏的上坡,不算小。“保留些力量,在坡顶还要再上一个坡”,我提醒红枫。12年来,我已有很多次在这里掉队,就是因为两个上坡连在一起,实在是跟不上了,硬跟就会抽筋。第二个上坡滑到一半处,红枫说膝盖上面的两块肌肉又开始发僵,这种情况必须慢也来。

        从这里到前半程终点,只剩8英里了,但这是最难滑的8英里。一方面滑到这里,人已很累了,另一方面这里的坡基本上是一个接一个,根本没法休息。好的方面是今年这里的路新铺的,非常平滑。也是从这里开始,雨慢慢变大,我要不停地用手抹去眼镜上的雨水。来的路上,因为雨不大,红枫感到很热,将头盔套摘了下来,滑到这里红枫也不得不将头盔套戴上。

        滑了没多久,我们看到前面有人在滑行,立马忘记了当时疲劳,“一定要追上”,于是我们速度不自觉地提高很多,不到10分钟,我们追上了前面的这个人,是一个滑双排轮的人,看上去技术相当好,体力也很好,但如果是双排轮,无论如何他不会比我们快。在我超过此人时,他以最大的努力,跟着我们滑了很远,在一处左转上坡处,他竟然超过了我们。
    “一休老师,如果这个人一直跟着我们到终点的话,你就一个人快滑,别管我,不能让他先过终点”, 红枫说道。
    “不用急,他用的是双排轮,最后一分钟我再跟他一拼高低也来得及,他肯定赢不了我,放心吧” 我回答到。
        看来我们又遇到对手了,这是件好事儿,可以让我们滑得快一点儿。上坡后与红枫同步快滑,在一处下坡,冒着雨我们再次超过了这个双排轮,上坡的时候,这次我们没客气,一口气同步滑上坡顶,在接下来下坡时,彻底将这个人远远地甩开。


        这里离半程终点,已不远了,滑过一个中学,就基本上到了,如果这里还有对手,就要冲刺一决高低,在到达中学之前,我们的确看到了一个人,不过看样子已没有力气冲刺了,我们超过他时,没有见到有任何行动。很快我们看到了那个中学,我对红枫说:“前面左转接右转就是终点了”
    “是那条路吗?”
    “不是,前面的那个T型路口”
        往年这里都有警察,今年正在下雨,没见到警察,只看了一流车停在那里。我们滑到路口时,那一流车正好向前开去,我们左转进了那条车道,此时来了一辆车跟在我们后面。接下来的这个右转很隐蔽,如果不小心会错过,当我确认了是那个路口时,立即转了进去,本想转完后等一下红枫一起过终点,但这里是一下坡,根本慢不下来,我只好一个人先滑过终点。几秒后,红枫也过了终点,后来知道我们的时间是3小时23分,安全滑完了60公里!

        滑完之后,红枫坐下刚要脱鞋时,突然腿开始抽筋,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恢复正常,看来这个距离选的正好,再多滑一公里,人就得坐地上。我也坐下来脱了鞋,换上干衣服,立马感觉好了很多,唯一不舒服的是没有鞋穿,只能光着脚走来走去。我们原计划,如果不下雨,在滑完前半程后接着滑到全程终点,在种情况下,我们的鞋及轮滑包就得放到全程终点的卡车上,我们也是这样做的。那么如果到了半程终点下雨,不往前滑了怎么呢?只能光脚,因为我们没有第二双鞋。轮滑包不是运到全程终点了吗?半程终点哪来的干衣服?这点我们昨天已考虑过这个问题,将少量干衣服放到了一个塑料袋里,放进了半程终点处,第三个供水点的一个盒子里。完成半程后,如果不滑了,就从那个盒子里找出塑料袋,我们就会有干衣服。

        Bob在什么地方呢?按理说打个电话就知道了,不巧的是Bob出门时,将手机忘在家里了。出来之前,我曾经提议将我的手机给Bob,必要时我可以用红枫的手机与他联系。Bob坚持“没有手机也能过”的原则,就是不要我的手机。这也看出他一定要滑完的决心。
    “有Bob的消息吗?”,当从佛罗里达来的Luke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我问到。
    “刚才第二个供水点的人打来电话说,看到一位上了年纪的绅士,刚刚离开,我估计是Bob”  Luke回答到。
        大约过了1个多小时,有人说:“Bob来了,快看!”,远远看去,Bob正和一位女士Raluca一起向终点滑来,在一片掌声中滑过了终点。我十分相信,这是那天终点最响的一次掌声,是给Bob的。

        又过了一会儿,最后的两个完成者及保障车到达了半程终点。最后的两个人刚进到雨棚中,雨立刻变成了飘泼大雨,老天有眼啊,好象一直在等着我们完赛,以便下个痛快。我们站在半程终点的屋檐下,不得不穿上雨衣,否则一会儿就淋透。

        前半程终点拆除之后,我们三个人乘便车回到了Athens,开上Bob的车,大约下午1点多,来到了亚特兰大全程的终点,Fourth Ward skate park,取到了轮滑包,穿上鞋子,在这里可以拿到免费的三明治。简单地说,这里就是一个终点的聚会,有吃有喝,大家可以尽情的聊天娱乐,等着晚上5点半的发奖仪式。

        7月初,红枫报名时,我曾经估算过,如果她报38英里比赛,进前三名的可能性是有的。我的队友Candy也报了前半程,肯定比红枫快,拿第一的可能性比较小,但除了Candy,其他女子选手我基本上没听说过,能与红枫一比的,应该不多,因此,我认为进前三名的可能性是有的。但没想到的是雨刷,让一批全程的高手改报了前半程,其中包括多年的A2A全程女子冠军Jessica Wright,在这种情况下,基本上可以肯定,红枫进不了前三名。特别是考虑到是雨刷,红枫的目标从进前三名,降到了安全完成。

        发奖开始后,我们一直在跟着起哄,到前半程女子总体前三名发奖时,我对红枫说:“把你的手机给我,我要时刻准备着,以防突然叫到你的名字”,第一名Jessica,这是早有预料的,第二名是Anna,A2A发起人Henry的女儿,一个大美女,今年刚刚当上A2A的掌门人,也是发奖的主持人。Anna很高兴地给自己发了奖,并上台拍了照。下来后接着发奖,不知道什么原因第三名的名子没读出来,就跳到下一组了。我当时的感觉,没读出名字的那个人,应该不是红枫,因为红枫进不了前三名,这与我们事先的分析吻合。给年龄组发奖时,我很清楚,红枫的实力进年龄组前三名,基本上是肯定的,于是我将手机及我的相机设成准备状态,果然女子50岁组,第一名叫到了红枫!祝贺红枫!

        今年Eddy又一次拿了全程男子冠军,只用了4小时53分,雨天滑完了140公里,比第二名快了10分钟。女子全程冠军Sandra用了6小时11分,都是大神啊,望尘莫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7-7-16 11:27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2.刷街
        下午5点半,来到周五刷街的集合点,再次看到了2006年第一次来A2A时见过的那个Skate Escape轮滑及自行车痁,让我仿佛又回到了12年前。第一次滑A2A是那么的遥远,又是如此的熟悉,就象发生在昨天。实际上,最初的三年,我都来过这个集合点,但从第四年起,我的大女儿出生,已不可能花四天时间参加一个活动了,从那时起,我总是将四天的A2A活动变成两天,即周六早上飞到亚特兰大,转长途汽车去Athens,第二天滑回亚特兰大,接着上飞机回家。今年有朋自远方来,且是第一次滑A2A,一定不能让远道而来的朋友失望,不管多忙,也要走一次完整的A2A过场,也让我顺便重温一下当年A2A的激情岁月。

      因为赶路,没吃午饭,趁刷街开始前还有些时间,我们去了路对面的墨西哥餐馆吃了午饭,出来之后,已是6点半,即刷街的集合时间。在集合点处,见到了很多熟悉的轮滑朋友,包括Eddy,Jessica,Luke,Johnny等,其中有多次的A2A冠军。7点正,警察开着摩托车,领着我们穿过对面的公园,开始了周五刷街。亚特兰大是在丘陵地区,市内的公路坡很多,基本上一个接一个。Bob在吃饭时表示体力不是很好,不想滑这些坡了,只在对面公园里滑一会儿就行了。红枫和我肯定是要滑A2A的完整过程的,刚出发,我就发现红枫有些跟不上,前面的人很快没影了,我慢下来跟着红枫一起滑,另外有两个热心人也慢下来帮着指路,很快滑到了第一个休息点。

      “从这个休息点出发时,你要去最前面”,我对红枫说到。出发时,当警察的摩托车刚启动,红枫便跟了上去。果然这次感觉很好,到第二休息点儿,基本上没掉队,只是向后面移了一些,但仍然在队伍中。刷街如果你掉队了,就会越来越慢,落单后,一个人要躲避交通,自然会慢很多。如果你是从最前面慢慢掉队,只要还在队伍中,就没有这个问题。

    滑行中,有一辆自行车一直在我们前后跟着,显然是我们自己人,感觉象是刷街收尾的人。红枫的上坡还算好,下坡看上去有些紧张,这些都被这个骑车的人看在眼里。接近结束时,在一个充满彩色的公园休息时,红枫正在跟别人聊天,这个骑车的人来到我面前。
    “你是不是滑在最后的那个人?与那位从北京来的女士一起滑的”
    “是啊” 我回答到。我一听他的口音,立即想到了97年A2A录像上的一个人,一定是他。于是我补充到:“我相信我认识你”
    “你知道周日的A2A的性质吧?” 骑车人问到。
    “我应该知道一些吧,因为这是我第12次来滑A2A”,我回答到。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用担心你了,那位从北京来的女士呢?”骑车人接着问到。
    “她是第一次来,滑前半程,我相信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后天我会陪着她滑完” 我回答到。

        我虽然回答的很坚决,但在对话结束时,我多少有些担心。显然这个有着至少20年经验的人,看到了红枫下坡时的紧张程度,断定她不适合滑A2A的那些大下坡,特别是雨天,但又不便直接说,想通过我侧面提醒红枫不要出现意外,是善意的。以我对红枫的轮滑水平的估计,应该可以滑全程的,因为她曾在2016年滑过B2T, 110公里,只用了大约5个小时。另外2016年她还滑过一个环太湖,300公里,用了三天。A2A的前半程只有60公里,即便是下雨,也应该是没有问题。我相信她是不适合这种下坡,或有其它原因。不管怎么说,大老远地来了,一定要试一下,万一那天不行,遇到大下坡我们脱下鞋来走下去总行吧。

        回到旅馆,再看天气预报:“10月8号,80% 下雨,雷雨”,看完天气后Bob宣布,他决定今年不滑A2A了,可以开车给我们提供保障。听了Bob的决定,我的心里再次打起鼓来:“后天红枫真能行吗?Bob都不上场了,她能上场吗?如果那天红枫是走着去了的起点,躺着进了急救室,那种结局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转念一想,明天还有一天,看看再说,决定不上场也就是最后一分钟的事儿。我想搞清楚为什么她下坡会这么紧张,是设备有问题?是没训练?还是有其它问题。另外我想在她第二天下午试滑起点时再观察一下,找到原因再说,“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

    3. 准备
        第二天,我们坐着Bob的车,一起去Athens,路上我了解到红枫刚到美国两周,一直在倒时差,在此期间一直没有训练,实际上出国之前也没怎么训练下坡,再加上这几天身体有些不适,这解释了她昨天刷街时的表现。在去往Athens的路上,一直都在下小雨,路面是湿的,我估计下午的试滑肯定会取消。

        Bob是个热心人,见是这种情况,准备先开到Athens,然后,从起点开车走一次前半程的赛道,以便让红枫心里有数。这种高规格的待遇到目前为止,我只见到红枫有过,我们当年第一次滑的时候,都没有享受过,以至于紧张到A2A前,一夜没睡着,那种感觉就象第二天一大早要奔赴战场英勇就义一样。看过前半程赛道后,还是让我们放心很多,特别是最后的的8英里,也是最难滑的8英里,今年是新铺的路面,会轻松很多。于是我们决定第二天滑完前半程后,如果天气变好,可以接着滑到全程终点。前半程的终点是Dacula,看完这个终点后,已是中午12点,我们就地吃午饭,之后再次开回Athens。

        周六的下午,主要是研究如何防雨及用什么样的轮子,防雨有很多情况,一开始就下雨,中间下雨,或不下雨。我们要考虑冷怎么办,如果中间变热了,如何携带雨衣和长裤…
        Bob带了一套100的防雨轮子,准备自己用,既然他不滑了,当然可以借过来给红枫用,如果给红枫换上这套100的轮子,她的下坡及上坡都会有改进。出来之前Bob将他的110的防雨轮子也放在车上,如果我想用,可以换下我的那套110的马达轮。事后表明,这两套轮子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到下午4点半,防雨工作基本就绪。

        下午6点是著名的A2A“动员大会”,这是我给起的名子,实际上就是一个赛事说明会。著名是因为A2A的发起人Henry有着天生的演讲才能,每年都会临场发挥,将一个赛事说明,变成小品表演,让大家在笑声中记住了比赛中的安全注意事项。

        我们提前到了会议室,在会议室外面的走郎里可以领取A2A的比赛资料袋,里面有比赛号码等。由于是雨刷,很多滑全程的人都在考虑改滑前半程。A2A如果你是提前一年报名,可以在比赛之前临时改动。以我的情况为例,我是去年比赛前报名参加今年的A2A全程,7月份红枫报了前半程,如果需要我跟红枫一起滑的话,我也要改成前半程,在来A2A之前,我发一个email就可免费改动。Bob看到这么多人都要雨刷,也开始有些心动,也在现场填了一张表,将全程改成了前半程。看来大家对雨刷全程还是很有顾虑的,往年的很多全程快手,包括多次的全程女子冠军Jessica,都改成了前半程,这让前半程的人数突然之间大涨。

        从这次会议中得知,滑全程的人,要在Silver Hill的大下坡底特别注意,有人将路上的沥青搬走了,有一个坑,要从车道正中央滑才比较安全。这点如果我们要接着滑全程的话,是非常重要的。Silver Hill往年有人在坡底滑出了70公里/小时以上的速度,在那种速度上掉进坑里,不敢想想。会议结束已是晚上7点多,找了一家餐馆吃过晚饭后,回去做最后的准备。刚回到旅馆不久,Bob高高兴兴地回来了。
    “你知道吗,我又改变主意了,明天我要滑前半程” ,我估计是Bob在吃饭时,受到了鼓舞。
    “你不是决定不滑了吗?要不要将你的雨刷轮子还给你?” 我问到。
    “不用,还是让红枫用吧,她是第一次,更需要这套轮子,我用现在这套普通轮子就行”,Bob回答到。
    Bob好人一个啊,百般关照初学者,比赛中,每当看到新手需要帮忙,他宁可放弃自己的比赛,也停下来帮忙,让我们感动啊。

        睡觉之前,我基本上想好了,如何让红枫滑完前半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7-7-16 11:27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5.结尾
        结尾按理说不用特别写,发完奖也就自然结束了。但这次我需要加一个结尾。很多人都知道轮滑圈里的神笔7哥,写轮滑文章是一大绝,他的文章结尾可以用“豹尾”来形容,我没有7哥功力,更写不出“豹尾”,但赛后还有喜讯可以与大家分享。

        A2A后第三天,翻看着A2A的照片,仍然沉浸在A2A的欢乐中,看着红枫拿着奖品的高兴劲,看着那些拿到前三名的的照片,好象又滑了一次A2A。看了一会儿,我发现没有看到我的队友Candy上台领奖,按事先的分析,她应该是前半程获奖的重要人选,为什么没见她上台呢?我知道Bob特意将她从旅馆接回发奖现场,前半程只发了女子第一名,第二名的奖杯,那么第三名是谁呢?如果是Candy,为什么她不上场领奖呢?是不是还有一个人比Candy快,但此人提前回家了(这种情况往年常有)?那么这个第三名到底是谁呢?

        找到此人并不难,只要在A2A网站上,看前半程全体排名即可。找到的结果让我不敢相信,是红枫!联系红枫让她自己再仔细看一遍,结果也是一样。于是我间接地联系到了当时发奖的Anna,并向她提供了红枫在美国的邮寄地址,如果属实,请她寄给红枫第三名的奖杯。第二天Anna回email说:

       Thank you so much for reaching out - it was on my list to reach out to you to find a mailing address. I regret reading the results incorrectly on Sunday, such that I missed getting a photo with Lei. I will have the trophy shipped out no later than Monday.  
       Thank you so much again for skating every year, and bringing Lei!  Best, Anna Zuver
    译文如下:谢谢你与我联系,这件事儿已在我的行动列表中,已准备与你联系找到相关邮寄地址,我很抱歉周日没有读对比赛结果,从而失去了与红枫的合影机会。我将在下周一前,将奖杯寄出去。再次非常感谢你每年都来,并且带红枫来!祝好  Anna Zuver。
    (注:其中的Lei就是红枫)

       也就是说发奖现场,Anna没能读出名字的那个人,即前半程总体女子第三名,的确就是红枫!

        第一名:Jessica,   第二名:Anna, 第三名:红枫  (Lei)

        要不是Anna回了这个email确认,我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比赛前一天,在强手纷纷挤到前半程的情况下,特别是我们不得不从队伍最后出发,一路追赶,最后竟然挤身前三强,你信吗?我还是不信,但事实就是如此,不信你去看A2A网上的成绩单吧。


        感谢A2A的组织者、自愿者及全体参与者,是你们搭建了这样一个快乐的平台,让我们感到高兴。谢谢Bob给我们临时提供了雨刷轮子,大大增加了安全系数,也让我们能在雨中尽情加速…,谢谢风哥给我们带来了漂亮的轮滑服…,一切的一切,2017 A2A非常完美!

    (全文完,2017年10月12日)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 金钱 +16 贡献 +1 收起 理由
    291766 + 3 + 16 + 1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7-16 10:58
  •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探访

    发表于 2017-10-14 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休写的东西有进步,赞一个,趣味性的东西略显少了点,有点干,望继续努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0-15 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雅典到亚特兰大之间,这个在地处丘陵地带以上下坡而闻名的地方举办的超级轮滑马拉松赛就是A2A,全程140公里。被称为世界上最难的比赛之一。
    A2A的故事听一休教授讲了好几年,也让我神往了好几年。今天终于有机会得以亲身体验。
      我第一次滑那么大的坡而且是连续上下坡,第一次雨刷而且是在连续上下坡的情况下雨刷。但是,因为同行的有一位好老师,把这一路的艰辛变得如此的轻松美丽让人难以忘怀。开赛后边滑边示范边纠正,在滑完近三分之一的路程后我就可以享受编队、坡降和雨刷的乐趣了!感觉太好了!虽然累,但很快乐!很爽!
         
      感谢一休教授和Bob的友好帮助和热情款待!


          2017年雨刷A2A很完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1-22 10:07
  • 签到天数: 134 天

    [LV.7]以坛为家

    发表于 2017-10-15 12: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精彩的作业,让人如同身临其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1-22 18:08
  • 签到天数: 336 天

    [LV.8]爱坛如家

    发表于 2017-10-15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291766 于 2017-10-15 15:47 编辑

    厉害了 66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0-15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精彩,真是一种分享,让我这个没参加活动的,心也紧张,脚也发抖,身上也跟淋了雨似的,也起鸡皮疙瘩。很能让人入画,写得好!您在文章的结尾还表扬了我,谢谢。您谦虚了,这篇赛后文章整个都写得很自然,很流畅,受看。

    A2A的故事,听一休教授讲了近十年了吧,这些年一休教授的赛后文章,赛前准备,对技术,对情况的处理,讲解的非常详细,让人受益匪浅,被朋友们誉为长距离轮滑的教科书。今年的A2A,可能是由于红枫的加入吧,文章让人看着更加亲切,更加生动,更加有趣了。照片也好,红枫也真会穿,漂亮的中国老兵队的队服,还有那件中国红的小大衣,让人眼前一亮,真美呀,真棒啊!


    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它乡遇故知。红枫的这次美国之行,能跟您在一起参加这个赛事,真是玩爽了,玩值了!应该说,如果没有您这些年的介绍,没有您在美国,红枫很难说能不能去参加A2A。没有您的帮助,她也未必能取得全年龄组第三名和年龄组第一的,让我们都为她感到骄傲的好成绩。雨中,下坡能整到五十多公里的时速,实在让我嫉妒,让我望尘莫及呀。真了不起!A2A对我来说,还是太艰险,还是需要好好努力练练才行的。

    请教一个问题。雨刷轮是怎么回事?在美国有专卖的?雨刷轮我理解应该比较软对吗?它有什么标志吗?现在我知道的公路用轮有F0,F1,F2,对吧,雨刷轮是F几呢?谢谢。



    点评

    还是七哥了解我啊,这次A2A如果没有一休教授,即使到了美国我也未必有胆量报名参赛。即使去参赛如果没有一休教授和Bob提供各种便利和赛程中一休教授的耐心指导我也不可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他们为我的轮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7 00: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轮滑天地群:
    轮滑天地
    速度轮滑群:
    中国速度轮滑群
    环青海湖群:
    轮滑环青海湖
    工作时间:
    8:00-18:00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 9:00-22:0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