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没条件玩冰球?轮滑球更易上手

[复制链接]
查看: 1083|回复: 0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0-15 10:15
  • 签到天数: 163 天

    [LV.7]以坛为家

    发表于 2018-1-29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轮滑冰球首次在全运会上设项,广东轮滑球迎来发展契机

    1(1)_看图王.jpg
        全运会女子轮滑冰球项目决赛已经结束,广东省美洲狮轮滑冰球女子队最终名列第七,而男子组将在7月19日展开预赛,决赛将在7月25日至31日进行。新华社发

        眼下,2017年天津全运会群众体育比赛项目正在进行,在首次引入全运会的轮滑冰球项目上,广东省也派出了男女两支队伍参赛。

        轮滑冰球第一次在全运会上设项,不仅是发展冰雪运动的利好信号,也意味着轮滑球这一发源于广东但鲜有人知的体育项目,未来有望迎来更多的关注。

        轮滑冰球 轮滑冰球来自于冰球,轮滑冰球采用的竞赛规则也与冰球运动类似。而与冰球运动不同的是,运动员装备单排轮滑鞋而不是冰刀鞋,比赛场地不是冰面而是悬浮式拼装地板。
    1(1).jpg

        轮滑球 轮滑球也来自于冰球。比赛队员穿着双排轮或单排轮进行比赛。双方各上4名场上队员和一名守门员。值得注意的是,双排轮滑组别所用的轮滑球是硬质圆球,而单排轮滑组别则是球饼。轮滑球和轮滑冰球的区别主要在规则上。

        全运首设项,师徒齐上阵

        广东省美洲狮轮滑冰球女子队,基本都是本土选手,广州本地人过半,也有来自珠海、深圳、肇庆的队员,大多是初高中生,学生军也是广东女子轮滑球的主力军。

        与女队清一色的年轻小将阵容不同,男队集齐徒子徒孙三代人。

        年仅15岁的庄皓杰,是此次男队年纪最小的选手,还是执信中学的一名初二生。而他的队友、守门员张国龙,是从三年级一手带他打球的启蒙教练,而张国龙的师傅,又是此次男队的主教练王兴志。

        王兴志是上个世纪国家冰球队的主力队员,因伤退役后,他南下广州,在广州市协和中学深耕轮滑球十几年,如今已经退休6年,但仍热心推广轮滑球项目。

        作为王兴志一手培养的得意门生,张国龙也曾两次入选国家队出战2014法国和2016年意大利世界轮滑球锦标赛。他中学开始接触轮滑球,大学期间学的是冰球,而后回到家乡广州,苦于场地和气候限制,他转而主攻轮滑球,并一路从市队走到世锦赛舞台。

        其实,王兴志、张国龙和庄皓杰这种“以老带新”的学徒制培养方式,也是目前轮滑球发展模式的一种缩影:曾经从学校走出来,在教练培养下取得成绩的球员,学成后或回到基层学校执教,或开设兴趣班,挑选有意向走专业路子的好苗子,推荐他们通过加入俱乐部,进一步磨练技术,并逐步参加各级别比赛,最终选拔进入市队、省队乃至国家队。

        场地成问题,大众有误解

        广州是中国轮滑球的发源地,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轮滑球就开始在广东普及,其中以广州市尤甚。2007年,全国首届单排轮滑球锦标赛在广州举办。

        作为轮滑球开展历史最久的省份,广东也拥有最为丰富的赛事体系。轮滑球在四年一届的广东省体育大会有设项,各市队代表队参会。广东省轮滑球锦标赛已经走过五年时间,参赛队伍达40多支,一度比全国锦标赛规模还大。同时,在广州市溜冰协会、本土企业美洲狮以及功勋教练王兴志的推动下,省级联赛也开展得如火如荼,学校队伍、全国的俱乐部都可以参赛。

        广州轮滑球的发展之所以走在全国前列,与其全年无雪的气候优势和良好的轮滑群众基础息息相关,而如今其发展也面临不少现实难题。

        广州市溜冰协会主席刘国良就指出,“现在整个广州市都找不到一块标准的轮滑球场地(60m *30m悬浮式拼装地板),很多都是在旱地上的。”此外,“广州市各个区的发展也不均衡,开展得比较好是应该是海珠区和荔湾区,协和中学、七十六中、四中这些学校开展得很好。”

        而在轮滑球兴趣班的教练张国龙看来,大众对于轮滑球项目也有一定程度的误解。

        脚踩轮滑鞋看似不费力气,但其实运动强度颇大,“专业比赛每50秒至1分钟就会进行队员轮换。”他介绍,轮滑球有竞速和对抗,显得很危险,但是其安全系数却远高于足球、篮球等很多项目,因为其要求运动员比赛时穿戴一整套护具。

        “每节课90分钟,一个轮滑初学者,从找到重心、接触球杆到学会拿球,大概需要八九节课的时间,悟性好的,三四节课就可以上场了。”

        非奥项目,谁行谁上

        在大众推广方面,轮滑球面临瓶颈,在专业层面,其发展模式也仍待探索。

        因为是非奥项目,且隶属于民间群众体育类别,从国家到地级市,轮滑球都没有固定的队伍建制和青训系统。每逢大赛,主教练都是通过选拔,择优录取形成集训大名单,最终组队出战,赛后队员就地解散。

        没有举国体制的支持,虽然很大程度限制了轮滑球的推广和发展,但同时也给了所有人平等的机会,按照张国龙的说法,“谁行谁上”,实力说话,与年龄无关。因此,15岁的庄皓杰可以和国家队成员联手出战全运会,对于圈内人来说,也丝毫不稀奇。

        幸运的是,虽然是临时组队,但是轮滑球的圈子相对较小,此次代表广东省出战全运会的广东省美洲狮轮滑冰球男子队,不少人是来自张国龙所在的俱乐部,彼此比较默契。所谓俱乐部,其实更像是一个集交流、青训和业余参赛为一体的兴趣小组。

        随着“北冰南展”的重提,在气候条件受限的广东等南方地区推广轮滑球也不失为一种嫁接冰雪项目的方式。此次全运会首次设立轮滑冰球项目,也是出于为冰球国家队参加2022年北京冬奥会储备人才的目的。

        但是,在轮滑球基础上,引入冰球允许冲撞、越位等规则,实际上对南北双方运动员都是挑战。北方冰球开展更为普遍,熟悉战术打法,队员们体型较为壮实,对抗优势明显但变速较难,而南方轮滑球基础好,身形矫健,动作灵活,但是得重新学习规则,制定战术。。(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7月19日   作者:林嘉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轮滑爱好者群:
    轮滑天地
    速度轮滑群:
    中国速度轮滑群

    工作时间:
    8:00-20:00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 9:00-22:0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