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行云流水环太湖] (活动报道)中外滑友再相聚,行云流水滑太湖™

[复制链接]
查看: 4141|回复: 65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10 14:12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6-9-21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johnxu 于 2017-1-17 11:40 编辑

    mmexport1474413186664.jpg

        先把四位外国朋友介绍一下:
        左上:法国朋友欧立文(Olivier),国际轮滑公关活动家
        右上:澳大利亚美女珍妮(Jenny)
        左下:法国朋友凯琳(Karine),轮滑女神,以544公里获2016法国勒芒24小时轮滑拉力赛女子单人冠军
        右下:意大利/澳大利亚朋友一哥(Igor) ,南京国际大师轮马锦标赛70岁组第三名

        2016年9月世界速度轮滑锦标赛和国际大师轮马锦标赛同时在中国南京举行。我的法国轮滑朋友欧立文(Olivier)入选法国国家队来华参加大师杯轮马。

    我与欧立文有过三次交往,第一次是去年6月我和本网站北京斑竹红枫去法国第戎(Dijon)参加国际大师杯轮滑马拉松赛,当时欧立文已经报名参加当年8月本网站在中国青海举办的第四届“追云者-轮滑环青海湖™”活动,因此,听说我们在法国第戎参赛,他非常高兴,特意从巴黎赶到第戎与我们见面。因为他要飞往美国出差,因此没能在第戎同场竞技。比赛报到时,我们认识了国际大师杯轮马的国际组委会主席兰迪(Landi),兰迪也是国际轮滑联合会负责大师杯赛事的负责人。当时,我们探讨了把“大师杯轮马”引入中国的可能性,并帮助他建立了与南京轮协常建平秘书长的电子邮件联系。

    第二次与欧立文交往是在2015年7月底到8月初的“追云者-轮滑环青海湖™”活动。欧立文和他的朋友冯立波(Phillippe)和我们几十名中国滑友在七天的活动中,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在这次活动中,欧立文向我详细介绍了数千人参赛,万人参与的世界最大规模的轮滑活动:法国勒芒(Le Mans)24小时轮滑拉力赛(24h Rollers),这比赛太有意思了,当时我就表示,一定去参赛。

    第三次交往是今年6月本网站组织的中国老兵旋风队(China VORTEX)参加法国勒芒24小时轮滑拉力赛。欧立文作为我们的义务教练,现场指导我们运用正确的战术安排,顺利完成比赛。这次活动使我大开眼界,看到了当今世界民间轮滑(速滑)活动发展的潮流,已经不是40公里的轮滑马拉松了,而是各种超长距离的24小时、12小时、6小时轮滑接力赛,或者叫拉力赛。

    欧立文是国际轮滑圈的公关活动和社交专家,满世界的参加各种长距离轮滑比赛和活动,认识很多国家的著名速滑运动员、教练、官员和像我这样的民间普通轮滑活跃分子。他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冯立波还专门开设了一个推广“轮滑+度假”生活方式的网站,可惜这网站被屏蔽,我至今也没访问过。

    今年五一假期我参加了上海小马哥创意和组织的“行云流水环太湖™”300公里轮滑活动,立刻迷上了这条路线,因此当我听说欧立文要来南京参加比赛,就建议他赛后跟我们一起滑太湖。他立刻答应参加我们的活动,并想邀请更多的世界长距离轮滑大腕参加。但是我建议他邀请不要超过6个人,因为我们是第一次组织外国朋友参加这个活动,第一次必须控制规模,于是我们决定外方邀请6人,中方邀请6人共同参加这个活动。

    欧立文发来了他们6人的名单,太让我惊奇和兴奋了,名单中有刚刚在法国勒芒24小时轮滑拉力赛中获得女子单人冠军的法国赛手凯琳(Karine),她在24小时比赛中没有停下来休息一分钟,滑了544公里,简直不可想象。我们一块参赛的沈画家评价这个比赛是“人和神共同参加的比赛”,凯琳是世界轮滑圈当之无愧的女神!名单中还有国际轮滑联合会技术委员会主席、法国勒芒24小时轮滑拉力赛组委会主席克里斯托弗(Christphone)、国际大师杯组委会主席兰迪(Landi),这两位先生我以前都已经认识。此外还有澳大利亚的珍妮(Jenny)和一哥(Igor)。

    由于公务在身,克里斯托弗9月17日就离开了南京,连18号的国际大师轮马锦标赛都没参加,但是他给大家发了一封邮件,介绍了太湖路线和江南小村。大约10年前,克里斯托弗担任中国轮滑国家速滑队教练,在苏州呆了很长时间,曾经滑过太湖WIC赛道,但是近年来,那条赛道变化太大了。

    为了组织好这个活动,小马哥在日程、路线、住宿、交通、保障等方面做了细致的准备,我给外国朋友提供了详细的日程安排和预算,帮他们预定了从南京到苏州的火车票。风哥给两人在申请中国签证时遇到麻烦的朋友发了邀请函,帮他们解决了问题。邀请函英文由我起草,我自己都觉得写得太好了,情真意切,看了这邀请函,中国大使馆无论如何也不能拒签我们的这些法国、澳大利亚朋友。哈哈!

    2016年9月17日下午5点我终于在南京珍宝假日酒店见到了欧立文!小马哥和南京老陈也来了。小马哥2015年跟欧立文一块滑过太湖,老陈今年参加了法国勒芒的24小时轮滑接力赛,他们跟欧立文都是老朋友了,大家在中国重逢分外高兴。但是我最想见的凯琳不在,欧立文说她在外面训练呢,不知道什么时间回来,于是我们决定先出去吃饭,然后8点到10点去大师杯组委会领取参赛号码、计时芯片。在去吃饭的路上,我们碰见凯琳训练回来了,第一眼的印象她是太普通的一个人了。凯琳身高160厘米,腿部肌肉好像也不太发达,她怎能24小时不间断滑544公里呢?!太让人不可思议!

    凯琳先去酒店洗澡换衣服,我们坐在组委会酒店前广场上等她过来一块吃饭。欧立文不时地跟路过的外国运动员打招呼,看来认识很多人,包括有个获得过6次滑冰奥运冠军的德国运动员。这里遇见了聚力体育经纪人公司的高老师,几年前他创办了首届具有中国人独立知识产权的轮滑马拉松赛:北京怀柔轮滑马拉松赛。他也是这次南京世锦赛中国组委会的人员。高老师说,国际轮联官员不太满意这次比赛的组织工作,主要是观众太少,在“世界轮滑之都”举办世界最高规格的比赛,竟然没有什么观众!的确,修个轮滑场,搞个“世界轮滑之都”的牌子容易,但是,创造浓厚的轮滑氛围,积淀深厚的轮滑文化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不出去看看国外的类似活动,就不知道有多大的差距。南京的老陈跟我说过,南京业余玩速滑的几乎就他一个人,想找个人练练编队都没人。南京民间轮滑基本还是广场转圈,舞龙杂耍之类。

    凯琳到了,我们一块儿去吃饭。马拉松比赛前有特定的食谱,柏林轮马前夜和当天早餐,参赛者如果入住组委会酒店,都提供这种赛前配餐。他们要吃意大利面或中国盖浇饭,可是找了几家,不是没有就是环境太差。地主老陈联系了附近一家名叫“蓝调咖啡”的餐馆,真不错,有意大利面、非常新鲜的蔬菜沙拉、盖浇饭、免费的酸梅汤,就是菜量太大,似乎是东北风格,一份就够两人吃。凯琳非常喜欢酸梅汤,喝了三杯。最后老陈抢着付帐,破坏了AA规则,凯琳和欧立文还要付自己的帐,我告诉他们,这次是老陈请客,凯琳第一次领教了中国人的好客。

    吃完饭陪法国朋友去组委会领参赛号码。中国轮协的组织工作太差了!把发号码的时间安排在最需要早点睡觉好好休息的比赛前夜。现场布局那叫一个愚蠢,秩序那叫一个混乱,工作效率那叫一个低下,领取程序那叫一个复杂……。我估计那些中国官员一定没有参加或考察过国外这种大型(南京的大师杯还称不上大型,总共200人参加,91个中国赛手)赛事的组织活动。老外们个个垂头丧气,一脸无奈,有的从领号房间里出来后振臂高呼,对着坐在地上对没有领到号码的运动员作V型手势,庆祝胜利;有的出来不断摇头“terible! terible!”(太糟糕了!太糟糕了!)。终于一个中国东北大妞忍不住了,对着组委会官员大喊:“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还国际比赛呢,别给中国人丢人现眼了!”我只好劝她别喊了,不然更给中国丢人。

    等待领号

    等待领号


    欧立文排队进去1个多小时了,还没领到号。我在外面跟认识的中国朋友瞎聊天儿。突然看见一位老先生,去年在法国第戎我跟兰迪讨论引进大师杯,这老先生给我们当意大利语翻译(兰迪是意大利人,英语可能不太好,老先生不时把我的英语翻成意大利语给兰迪),我过去打招呼,他问我领到号码了吗,我说这次不参赛,他又问我为什么不参赛,我告诉他中国官方规定,中国人超过60岁就不能报名了。他问为什么,我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又问那你干什么来了,我说来陪两个法国朋友领号码,他说:"那我们明天见吧,我得赶紧回去睡觉了。"

    不一会儿,累得满头大汗的兰迪出来上厕所,他认出了我,问我领到号码了吗,我说不参赛,他也问为什么,我说遵守中国官方规定,超龄了。他说:“那你跟我来,我帮你报名。”我说算了吧,我都没准备。我又说起欢迎他参加19号我们组织的滑太湖活动,他说可能要陪女儿去上海,尚未决定最终能否去。

    欧立文和凯琳终于出来了,都10点了。欧立文说:“一个小时的比赛,要花两个小时的时间领号码!Terrible!”

    发200个号码用了2个多小时,如果举办柏林规模7000人的比赛,中国轮协需要连续不停工作70个小时,三天时间才能把参赛号码发到每个参赛者手里;如果每天工作8小时,需要9个工作日,半个月没了,哈哈!

    去年参加环青海湖的沈阳董哥、内蒙石校长等也在现场,一见欧立文,老友重逢,一阵的拥抱、握手、问候,可惜时间太晚了,不能多聊了。

    运动员们除了领到号码和计时芯片,其他什么资料也没有,什么比赛当日时间安排、赛道说明、出发点和终点位置图、注意事项、如何存取衣物、水站、厕所、救护站、更衣室、浴室的位置等等什么也没有。大家都不知道准确的比赛出发点,小马哥说:“明天早点来吧,在附近找找,出发点肯定在奥体东门附近。”笑死我了。

    更幽默的是组委会还违法扣押了中国参赛者的居民身份证,赛后交还了芯片才能领回身份证。根据《身份证法》第十五条二款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扣押居民身份证。公安机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执行监视居住强制措施的情形除外。” 莫非中国轮协属于公安机关,参赛者属于“被监视居住”。逗死人了!

    2016年9月18日国际大师杯轮滑马拉松赛7点30分开始。6点40分的时候我在集庆门大街地铁站等车去赛场,在站台上又碰见了昨天和去年在法国第戎见到的那位意大利语翻译,老先生和一位女士都在等车,那女士我在第戎也见过,彼此都有印象。因为都成熟人了,于是我们互相问了姓名,老先生听了我的名字就问:“明天滑太湖的活动是你组织的吗?”我说:“是呀,你怎么知道这个活动?”他说明天他们两人都参加这个活动。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还帮他们预定了火车票,但是我没注意他们护照上的名字。我问那先生怎么称呼,他说叫Igor,那我就给他起个中文名字“一哥”吧。那女士肯定就是珍妮了。我告诉珍妮她的自行车也给你准备好了。珍妮很高兴,一再感谢。她说她和一哥已经出来三个月了,在丹麦参加轮滑训练,在法国等地参加轮滑比赛,他们带了三个大箱子,滑完太湖他们去上海,不知道怎么解决行李问题,是存在南京回来取还是随身带到苏州。我把小马哥关于运送行李的详细安排告诉了他们,并告诉他们小马哥活动结束后跟他们一起去上海。他们非常高兴。

    7点我们到了比赛出发点。据说组委会把比赛出发时间提前了,但没有通知环卫局,环卫局的洒水车往赛道上洒了水。这事就跟那年石家庄比赛一样,天气预报有雨,把组委会急得够呛,可是天没下雨,倒是环卫局洒水车把路全浇湿了。不过这次南方天气热,除了有个转弯处,比赛时其他路面基本干了。后来丫姐说比赛中那个转弯处,有很多滑得快的外国运动员摔倒了。兰迪可能也摔倒了,因为他赛后下场时我看他腿上有伤。中国的赛道把组委会主席摔伤了,这也是大新闻吧?

    凯琳正在赛道热身,“凯琳!阿力!阿力!”(我们在法国比赛时,听法国人都这么喊)我对着凯琳大喊,她回头对我报以微笑。去年在法国第戎,我们给中国队郭丹加油,今年在中国,我们给来自法国的朋友凯琳加油,轮滑朋友,没有国界。不同的是,我参加过的法国、德国、美国、韩国等地的轮马比赛,观众可以站在路边近距离给赛手加油。而在南京,观众被隔离在主路赛道以外辅路的外面,中间还隔着绿化带,离着赛手八丈远,根本无法给赛手加油、互动。后来一些老外观众实在不满,越过辅路坐在分隔带的绿地上给自己国家的赛手加油,比赛才有了点互动。本来观众就少,还隔离到八丈远之外,难怪国际轮协有意见。

    更可悲的是,赛道没有设置赛手的退场通道,纵向绿化带之间的通道都被栅栏封锁,完赛的运动员只能穿着轮滑鞋走过绿化带到辅路再到休息区,或者绕道3公里退场。有好几个先到的老外差点摔倒,因为到终点都很累了。我让警察打开一个通道让完赛运动员退场,不然对运动员太不方便了。您猜警察怎么说,“你们运动员方便了,我们执勤就不方便了,大家要互相理解。”后来真有外国运动员摔倒了,并跟警察吵起来,我不顾一切强行把栅栏打开了,警察躲在一边不说话了,后到的运动员都从这条通道安全退场了。南京的这些所见所闻,让我庆幸自己没有资格参加这个比赛,并坚定了我的想法,绝不参加中国官办的轮马!几个参加过6月烟台中国北岸轮滑马拉松大众赛的朋友都说,南京的赛事组织比兵哥办的烟台轮马差多了。

    (下图这个栅栏原来是封闭的,被我强行打开当完赛选手退场通道)

    我为运动员开辟的通道

    我为运动员开辟的通道



    (附一段国外轮滑主流网站吐槽赛道安排,主要是过分安保、没有退场通道、把观众隔离)
    Excessive security The organization can rely on the local police in terms of safety: entering the course was impossible without permission with nearly a policeman every 50m! Moreover, even with an accreditation it was hard to enter due to the eagerness of the police and the language barrier: you had to walk a 3k detour to reach the start and finish area. The marathon course was completely blocked by bars, which also didn't favor spectating.

    还有比赛的关门时间也从2小时提前到1小时45分,1小时46分到2小时之间被关在门外的赛手完全可以要求组织方退回参赛费并追加组织方的违约补偿。哈哈哈!当然,这事在我们这里是不会发生的。

    另外终点也没有给运动员准备啤酒、体饮、水果、点心.......。这些在欧美轮滑马拉松赛终点都是标配,尤其美国北岸轮马,那叫一个丰盛,简直是自助大餐。哈哈!我们这里显得很寒酸。

    最值得说一下的是,国际大师轮马锦标赛组委会主席,56岁的兰迪当天亲自披挂上阵,不到80分钟完赛,下场后脱掉轮滑服,换上西装就去给获胜者颁奖。不知道我们中国轮协的领导会不会轮滑,能不能滑不下一个马拉松。

    下午回到酒店,我从电子邮件中找到了一哥的电话号码,我问他住在哪个酒店,我肯定他们离我不远,因为早晨我们在同一地铁站上的车。我们约好时间,我把他和珍妮的火车票送过去,这样就不必按原计划,先绕道到欧立文的酒店集合再一起打车去火车站了。我把火车票上的中文写成英文给了一哥,并详细写给他如何打车到火车站,如何跟我们汇合,意外情况如何处理等,一哥和珍妮对我的细致周到一再表示感谢。因为我经常在欧洲旅行,那里太方便了,因此我知道老外在中国旅行会有很多困难,我知道怎样帮助他们。

    晚上小马哥、老陈和我陪凯琳和欧立文去夫子庙,夜游秦淮河。船游秦淮河很精彩,可惜没有英文解说,一路在播放中文讲解,那些深厚文化底蕴的故事、诗词、典故、奇闻轶事我没法翻译给法国朋友,但是他们仍然玩得很高兴。

    2016年9月19日一早,我们在南京火车站顺利汇合,兰迪陪女儿去上海了,没来参加我们的活动。兰迪没来就等于欠了我3.5欧元的火车票退票费,明年我去欧洲讨债。哈哈!

    但是兰迪缺席对我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如果兰迪来了问我:“为什么在第戎跟我说中国至少能有300-500人参加大师杯轮马,而实际只来了不到100人?”那我怎么回答?对同事和下属的错误我从来不主动向领导汇报,但是如果领导问起来,我也决不替他们隐瞒,这是我工作几十年处理上下级和同事关系的原则。哈哈!兰迪虽然不是领导,但是,如果他问起来,我必须实话告诉他中国轮协给中国参赛选手设置的三大障碍:年龄(60以上不能参赛)、经历(没有县级以上比赛经历不能参赛)、报名方式(不接受个人报名)。我会给兰迪分析这三大障碍是怎样严重影响报名人数的。当年高老师办怀柔轮马,为控制规模不敢大肆宣传,还是仅仅北京地区,报名就有100多人!我就是参照这个数据跟兰迪说,中国估计有300人报名大师杯。

    一哥和珍妮对中国的高速列车赞不绝口,我们乘火车一个半小时后到了苏州站。我们先帮助一哥和珍妮把三个装着冬季衣服的大箱子存在寄存处,然后帮外国朋友 买好第二天活动结束后去上海的火车票。我们从火车站坐地铁到了终点站木渎,终点东山西巷村祈园度假村的车帮我们把行李运到终点,并给珍妮带来一辆山地自行车。简单午餐后我们换鞋滑向太湖,出发时下了一点蒙蒙雨,路面很快就干了。很快我们就到了湖边,这条路线错过了五一我们从墅里村插向太湖后沿湖的5公里最漂亮的“绿道”,下次可以考虑先往太湖大桥方向滑几公里,滑这5公里绿道后再折回东山方向。

    苏州木渎出发点

    苏州木渎出发点

    我们滑了几公里与先期到达的红枫、郝师傅、李师傅汇合了。红枫去年在法国第戎也见过一哥、珍妮、欧力文和兰迪,还一起照过合影。我问一哥和珍妮是否还记得红枫,他们立刻认出了“那个漂亮的东方女人”。我问珍妮和一哥是否还记得在第戎他们帮助红枫找轮滑鞋穿钉的事,珍妮已经忘了,一哥还记得很清楚。

    太湖畔

    太湖畔

    凯琳昨天比赛脚磨伤了,因为5天以后也就是9月24号她还有德国柏林的轮滑马拉松赛,只好中途停下来。小马哥联系行李车回来接凯琳,我们顺便欣赏一下太湖美景,欧立文拍了一些照片,漂亮极了。这时候北边飘来一大块乌云,一哥担心下雨,想继续前进,于是我们分成两组,小马哥带大部队先走,我陪着凯琳在原地等行李车。凯琳说她有六双鞋,但是都不合适,都有些磨脚。我问她为什么不定制一双脚型鞋?她似乎不知道什么是脚型鞋。女神居然没有自己的脚型鞋,有点令我意想不到。行李车来了以后,我们追上大部队,我下车继续滑,司机把凯琳送到了终点西巷村的圻园度假村。
    mmexport1474295855440.jpg

    女神也有要搭车的时候

    女神也有要搭车的时候


    我们沿着美丽的太湖编队飞驰,小马哥、欧立文、一哥和我轮流领滑。天气非常凉爽、路面非常细腻,这里曾经是2006、2007、2008世界杯WIC(World Inline Cup)轮滑马拉松苏州站比赛的路线。我的第一个马拉松比赛就是2006年在这里完成的,当时只敢报半程。2008年在这条赛道第一次完成全程轮马比赛,100分钟,按照当时的标准达到了国家三级运动员的标准,比赛后在北京崇文区体委办理了轮滑马拉松三级运动员的证书。那次我们北京刷盟休闲速滑队十几个人参赛,7人获得三级运动员证书,1人二级,女侠郭郭获得一级。从那以后,我的轮马瘾一发不可收。后来WIC在中国海宁又办了两次轮马,但是,都不许没在中国轮协注册的业余选手参加,我们只好去国外参赛,韩国仁川的WIC轮马、德国柏林轮马、德国汉堡半轮马、美国北岸轮马、法国第戎国际大师杯轮马、捷克奥斯特拉法WIC、法国勒芒的24小时拉力……。活动中结识了不少欧立文这样的民间轮滑活动领袖或积极分子,例如美国的鲍勃Bob Hawell,德国的克林曼斯Clemens,韩国的King金先生,澳大利亚的Igor一哥、法国的凯琳Karine等等,他们都有自己的职业,轮滑是他们终身热爱的一项运动。例如欧立文是研究土壤结构数字模型的,20年前应中科院邀请来华访问;一哥是水污染治理专家,曾帮助中国水利部工作过;克林曼斯专业是电子机械设备研发,在中国工作多年;凯琳是彪马体育器材公司雇员;鲍勃是退役的美国海军……。这些不以轮滑为职业的人,是真正热爱轮滑的人。

    不一会儿我们就滑到了东山半岛上,真正的“行云流水”最好玩儿的起伏路段就要开始了!可是天公不作美,下雨了,欧立文、郝师傅他们冒雨前进,我和小马哥、一哥、珍妮、红枫、老陈在一家茶馆前避雨。十几分钟后雨停了,可是路面都湿了。我本来就怕下坡,路面一湿就更不敢滑了。我问一哥前面是起伏路段,路面湿了,他是继续滑还是坐公交车去终点,这老先生毫不犹豫地说“Why not?!”(为什么不滑呢?)小马哥有多次东山雨刷经验,原来活动的名字就叫“风雨东山滑太湖”,雨中太湖比晴天太湖更美丽,更有诗意。于是我们决定小马哥带着一哥和珍妮去追欧立文,因为他们不知道终点在哪里。我带丫姐、红枫和老陈坐公交到南宝汽车站等他们。

    我们到了南宝车站,突然想起来,大家的便鞋都被运到度假村了,汽车站到度假村有约1公里要步行。于是我决定红枫在车站等小马哥和外国朋友,并告诉他们,我们到村里帮他们取便鞋,如果他们到了就等一会儿。
    (图:南宝汽车站)

    南宝汽车站

    南宝汽车站


    我赤脚走到度假村拿了9双拖鞋就想去汽车站,却迷了路,怎么也找不到出村的路了。正好有一个老乡过来,我让她带路,她却把我带回了度假村,原来她是女主人的母亲,女主人要开车去南宝车站接外国朋友,一定是小马哥想的周到。

    我们来到度假村,凯琳已经换好衣服正在治疗她的脚伤,她拿着一根冰棍苦笑着对我说,她跟女主人要冰块冷敷伤口,女主人却以为她要吃冰棍。哈哈!这里哪有冰块呢,我正为难,凯琳把我领到厨房,哈哈,原来冰柜壁上有冰,我用勺子撬了几包冰给凯琳,女主人又用塑料袋装上水放到冰柜里,我告诉凯琳2小时后就有冰用了。

    凯琳拿来她的那件勒芒24小时轮滑拉力赛的纪念T 恤,签名送给了我,太珍贵了。我的那件纪念T恤比赛结束时,我送给了欧立文,其实我很喜欢那件T恤。这次我不仅又得到了一件24H Rollers的纪念T恤,还得到了女单冠军凯琳的签名。大赚了! 我闻了一下凯琳送给我的那件T恤,带有Perwoll洗衣液的清香,这证明凯琳穿过这件T恤,按照他们的习惯,把穿过的赛服或比赛的纪念T恤送给你更有意义。例如,环青海湖后,欧立文把他的法国国家队队服送给了那次青海湖高原马拉松的冠军高原狼,把法国雷纳河谷100公里的纪念T恤送给了我。凯琳很喜欢我们的勒芒参赛队服,想买一件,我答应她,如果还有就送一件寄给她。
    (冠军凯琳签名的勒芒24小时轮滑拉力赛纪念T恤)

    凯琳签名的T恤

    凯琳签名的T恤



    凯琳还给中国朋友的T恤、帽子、腰包等物品上签名留念,后来还签名送给红枫、丫姐T恤。凯琳让我把所有中国朋友的名字写在她的笔记本上,说要永远记住这些可爱的中国轮滑朋友。

    我要记住这些中国朋友的名字

    我要记住这些中国朋友的名字


    签名留念

    签名留念



    大家在房间休息,我和小马哥先去找餐馆。由于不是假期,村里的餐馆全都不开,好容易找到一家咖啡馆,却只有匹萨和意面,贵且不说,这里的西餐肯定让老外倒胃,而且还比较远。回到度假村请他们帮我们准备晚餐,可是没有预定,厨师走了。这可怎么办?女主人电话联系了“半岛酒店”,并给我们带路。村里的夜色真黑呀,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夜景了,漫天繁星和一轮明月。

    半岛酒店的菜非常好,食材全部来自太湖,按每人50元标准配餐。边吃边聊,大家都很兴奋。老陈的女婿是澳大利亚人,住在墨尔本,一哥和珍妮也都住在墨尔本。老陈下月要去墨尔本,因为他要升级为外公了。我们聊起了澳大利亚的轮滑马拉松赛,今年十一月和明年1月澳洲都有轮马,老陈又有机会跟一哥在澳洲同场竞技了。老陈在南京没有队友,到了墨尔本一定能找到组织。墨尔本也是个轮滑的天堂,轮滑上街是合法的,所有道路都可以轮滑,除了比较危险的路段(一般是下坡),禁止轮滑的路段都有明显的禁止标志。我在市区体育公园的女王大道(Queens Rd.) 、亚拉河畔(Yarra)、沿海岸线的圣基尔达大街(St. Kilda)有专用轮滑道与自行车道分开)、F1赛场都滑过。

    我跟一哥说,他的名字Igor中文发音“一哥”,意思是“top 1 big boss”(一号大老板),他听了挺高兴,我接着说:“这个一号大老板一般是犯罪团伙黑社会组织的。”一哥一听脸色大变,聪明的珍妮接茬了,对一哥说:“你不是意大利人吗,来自黑手党的故乡,这名字对你来说再合适不过了!”大家哄堂大笑。

    接着郝师傅和红枫讲了一个今天轮滑路上发生的故事。他们几个穿着漂亮的轮滑服在街上编队滑行,一小车司机看的分了神,一头追尾撞到前面的卡车,机器盖子都掀起来了。欧立文问是真的吗,我说是真的,在北京我们也遇到过这种事。欧立文说:“这么看来不是汽车对轮滑构成危险,而是轮滑对汽车构成很大危险。”大家又是哄堂大笑。

    饭后,一哥非要很正规地发表一个感谢讲话,让我翻译,他站起来说了一大套高兴和感谢的话。哈哈!其实我想感谢他们给我带来的信心,71岁的一哥这次比赛滑出1小时33分的成绩,名列第三。我却觉得我很难突破1小时37分了,一哥是我的榜样。一哥、欧立文、凯琳都有他们自己的教练,一哥还从澳洲飞到丹麦参加Sk8skool轮滑学校的培训班(欧立文是学校的志愿英语翻译),有一项玩到专业水平的终身爱好的运动项目,这是幸福人生的标准之一。

    2016年9月20日今天上午我们滑去陆巷村参观。陆巷古村源于南宋,距今逾千年,村中有明代老街、三元牌楼,各种厅堂鳞次栉比,是目前江南建筑群体中质量最高、数量最多、保存最完好的明清古村落。全世界的发达城市都一样,而农村却各不相同。几个外国朋友非常喜欢这里,流连忘返,可惜我们时间有限。这几个朋友表示如果明年来南京参加第一届世界轮滑运动会,一定来这个村子住一晚。

    陆巷

    陆巷

    陆巷

    陆巷


    陆巷千年古村

    陆巷千年古村


    陆巷

    陆巷

    陆巷

    陆巷


    参观完陆巷,我们滑回西巷。欧立文和一哥滑得太快了,都超过了终点。我忙打电话问欧立文滑到哪里了?是不是想一直滑到上海?哈哈!他说一直跟着郝先生滑呢,原来老郝也没有记路,带着老外滑远了。

    午餐时老陈把他制作的“中外滑友,友谊长存”的视频给外国朋友看,把俩个女士感动得不行,尤其那首苏格兰民歌《友谊天长地久》的配乐。

    饭后凯琳让我跟她一块跑回度假村,她跟个小孩似的,说今天很高兴,因为教练听说她伤了,允许她今天不用训练。我跑了几步就跟不上了。我想起了欧立文对她的评价“四快”:滑得快(轮滑)、跑得快(马拉松)、骑得快(自行车)、变的快(一会儿一个主意)。凯琳除了获得今年法国勒芒24小时轮滑拉力赛女子单人冠军外,还获得了今年西班牙轮滑拉力赛女子单人组12小时项目的第一名。去年她和欧立文获得勒芒24小时轮滑拉力赛双人组第三名。

    下午度假村的车把我们7人送到苏州火车站,小马哥陪同四个外国朋友回上海,老陈回南京,我从苏州站坐地铁到苏州北站乘火车回北京。红枫、丫姐、郝师傅、李师傅继续环太湖,完成300公里全程。这次“中外滑友再相聚,行云流水滑太湖”活动圆满结束,中外朋友都期待下次再相聚,在欧洲,在澳洲,在中国......

    苏州火车站

    苏州火车站


    全文完
    部分图片由随行朋友拍摄, 在此致谢!

    mmexport1474413320443.jpg

    模范运动搭档

    模范运动搭档

    凯琳显摆她那如花似玉的三个女儿

    凯琳显摆她那如花似玉的三个女儿

    西巷的度假村

    西巷的度假村
    mmexport1474366378208.jpg

    行云流水般的公路

    行云流水般的公路

    宽阔的公路几乎没有车

    宽阔的公路几乎没有车

    这么宽的路还不够你滑的?非往逆行滑?

    这么宽的路还不够你滑的?非往逆行滑?
    mmexport1474370607928.jpg
    mmexport1474370660248.jpg
    mmexport1474597920208.jpeg

    欧立文还是出色摄影师

    欧立文还是出色摄影师

    轮滑公关活动家欧立文

    轮滑公关活动家欧立文

    一哥的脚也磨破了

    一哥的脚也磨破了

    轮滑和自行车一家亲

    轮滑和自行车一家亲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10 14:12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9-23 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hnxu 于 2016-9-28 13:14 编辑
    老烦 发表于 2016-9-23 14:17
    这次比赛的全称是WORLD MASTER SPEED SKATING CHAMPIONSHIPS Master Marathon,可以翻译成速度轮滑大师世 ...

    原来是这么长的一个名字。估计是协调了很多方面的关系,最后弄成一个这末长的名字。

    其实,大师杯Master Cup,是国外通常叫法,有World Master Cup 国际大师杯,有Europe Master Cup欧洲大师杯,第一次见这么长的名字:WORLD MASTER SPEED SKATING CHAMPIONSHIPS Master Marathon。

    如果按照这个名字的字面理解,它的含义是,有个“速滑世界大师锦标赛”(只有Master一个组别)与“速滑世界锦标赛(有Junior青年、Senior成年两个组别)并列。而且,这个“世界大师速滑锦标赛”不仅有马拉松赛,还会有其他项目比赛,如场地、公路等。不然为什么这个比赛的名称后面还会有“ Master Marathon”?按这个名称的含义,国际速滑大师锦标赛的马拉松项目也有非大师的组别,否则没必要说“master marathon",前面的World master是个包容概念了,总之,这个比赛名称逻辑上怎么也说不通。

    但是,这个名称也清楚说明,大家7点半参加的那个比赛不是“世界锦标赛”,而是“世界大师锦标赛”。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比赛,这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东北朋友夺得的那么多银牌、铜牌没有记入中国队的奖牌总数,因为根本不是一个比赛。

    遗憾的是,中国的这些中老年朋友们很多,或者说绝大多数,不知道他们参加的到底是什么比赛,都以为是“世锦赛”的马拉松业余组项目呢。

    我接触的所有老外队员都很清楚,他们参加的是 Master Cup, 因为这个Master Cup Inline Marathon 在欧洲大家都太熟悉了。

    国外主流轮滑网站都非常明确地把“大师轮马”排除在“世锦赛”范围之外。本届世锦赛成年组男134人,女77人,青年组男113人,女91人。都不含大师轮马参加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10 14:12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9-23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了人生 发表于 2016-9-23 11:52
    徐老师文章写得好!指出这次比赛出现的问题,但是中国组织这次活动官员能看出这些不尽人意的地方吗?我看未 ...

    我觉得他们没有考察过国外类似大型公开赛是如何组织的,他们没有组织公开赛的经验。估计他们看不到这些问题,除非参过过国外的类似活动,有了比较,才能看出不足。

    下面是国外主流轮滑网站对南京轮马赛道的描述,硬件没得说,世界一流,可以另任何国外轮滑马拉松组织者嫉妒。可是组织方面差得远,主要是过分安保,不方便运动员进场、退场,不方便观众观看比赛。跟我看到的问题完全一致。

    A wide, well-paved and fast course
    The marathon course is 5k long and has a T-shape. The road, on which the marathon takes place, is a 2x4 lane. Every Marathon organizer would be jealous for such a nice course. The road surface is very smooth and very fast. The circuit is cleaned every day. Fortunately, most of the road was dry before the start of the race.

    Excessive security
    The organization can rely on the local police in terms of safety: entering the course was impossible without permission with nearly a policeman every 50m! Moreover, even with an accreditation it was hard to enter due to the eagerness of the police and the language barrier: you had to walk a 3k detour to reach the start and finish area. The marathon course was completely blocked by bars, which also didn't favor spectat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10 14:12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9-26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hnxu 于 2016-9-26 09:55 编辑
    14057 发表于 2016-9-25 17:15
    又看了一遍,徐老师写得太好了,这次环太湖活动,堪称今年最高大上的轮滑活动了,民办官办的都算上。这么多 ...

    IMG_20160926_092525.jpg

    邀请函中文

    尊敬xxxx女士和xxxxx 先生:

    首先祝贺你们入选法国国家队参加2016年9月18日在南京举办的世界大师杯轮滑马拉松赛。(我的注释:让中国使馆知道,他们是代表法国国家队来华,你们不得拒绝,哈哈)

    同时,我邀请你们借此机会参加我公司组织的一个轮滑活动-第一届“行云流水环太湖”长距离轮滑。这个活动定于2016年9月19-20号在苏州举行(详细日程安排请见附件)。这个活动使你们有机会与7月参加法国勒芒24小时轮滑接力赛,与你们同场竞技的中国轮滑爱好者再次相聚中国,他们都热切盼望着你们的到来,并期待在活动中向你们学习,并回报在法国你们给与的友好款待。(我的注释:让中国使馆知道“环太湖”这个活动,以后可能继续邀请法国朋友参加此活动。并让使馆知道,中法民间已经在轮滑运动方面有广泛互访和交流,使馆不能阻拦这种友好交流活动。哈哈)

    请持此邀请函去中国驻法国使馆申请签证。

    此致,敬礼!

    广州旋风体育器材公司总经理林连安 (我的注释:风哥这公司在中国驻法使馆也挂了号,是积极开创中法民间轮滑活动交流的先驱。)
    (签字、盖章)
    2016年8月24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9-21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通过徐老师认识了这么多国际轮滑大腕,机会难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9-21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24小时滑500多公里.真不敢想像。涨知识了。

    点评

    男子单人冠军滑了611公里!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22 20:5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9-22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去南京,参加的竟然是世锦赛,现在想来还是很激动!!

    发现自己两大硬伤:
    一是速度慢,基本没有竞技的意识和技术;
    二是英语差,您不在基本无法和老外交流,白白浪费了学习交流的机会,说不定老外也觉得受到了冷落。

    后者尤为可惜,努力的方向有了!!

    点评

    你们参加的是国际大师杯轮滑马拉松赛,与世锦赛的马拉松同一天举行,但是两场不同的比赛。你们的比赛结束后,举办的是世锦赛马拉松(也叫专业组比赛)。参加大师杯的国外选手很多是前国际、国家冠军。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22 21: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5-28 16:38
  • 签到天数: 192 天

    [LV.7]以坛为家

    发表于 2016-9-22 19: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徐老师,我再做一件战衣给她吧

    点评

    那您干脆做两件,一件最大号的,给欧立文。一件小号给凯琳,她160厘米。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22 20:5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10 14:12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9-22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丁 发表于 2016-9-21 20:46
    24小时滑500多公里.真不敢想像。涨知识了。

    男子单人冠军滑了611公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10 14:12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9-22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轮滑风 发表于 2016-9-22 19:59
    徐老师,我再做一件战衣给她吧

    那您干脆做两件,一件最大号的,给欧立文。一件小号给凯琳,她160厘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10 14:12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9-22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马哥66 发表于 2016-9-22 16:10
    这次去南京,参加的竟然是世锦赛,现在想来还是很激动!!

    发现自己两大硬伤:

    你们参加的是国际大师杯轮滑马拉松赛,与世锦赛的马拉松同一天举行,但是两场不同的比赛。你们的比赛结束后,举办的是世锦赛马拉松(也叫专业组比赛)。参加大师杯的国外选手很多是前国际、国家冠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9-22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徐老师,您写得太有趣了,而且有不少思想性的东西在字里行间闪烁着,一气看完,好!

    徐老师您说得对,就这样的官办比赛,不参加也罢。如果把比赛当做政绩来搞,那就完了。中国轮协的官员,真应该去国外看看学学,至少把比赛办得顺溜点儿吧,笨蛋!这样也好,给了您这次南京之行奉献了不少笑柄,挺有趣。其实我觉得能整成像延庆冰马那样的活动也不错呀。还得是东北人,说得好!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真挺解恨的哈。

    向一哥学习,在七十岁时仍能参加轮马比赛。我想咱们能做得到!官办的不好玩,咱就参加兵哥的。

    您能认识、结交这么多世界轮滑的要员和朋友,您这几年的国外刷没白去呀,太好了!太值了!中国轮协真应该让您去当秘书长,整得肯定比他们好。

    想来想去,这英语也得学学吧,如果有一天,跟外国朋友在一起,咋交流呢?向小马哥说的,还容易冷落人家。我跟家人说想学学英语。回答是‘你拉倒吧!’理由是,你就算学得很不错了,发音呀,说呀都不错,你说的人家也都能听明白,关键是人家说的你能听懂吗?我一想也是,那就拉倒吧。呵呵。


    点评

    低水平的组织工作也不能完全赖中国轮协,是国家体制问题,观念问题、眼界问题,逐渐改进吧。 关于外语,可以在手机上安个“旅行翻译官”APP。近年欧洲行关梅装了一个,还挺好用。找厕所、找商店都用这软件问路,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23 10: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10 14:12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9-23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14057 发表于 2016-9-22 23:06
    徐老师,您写得太有趣了,而且有不少思想性的东西在字里行间闪烁着,一气看完,好!

    徐老师您说得对,就 ...

    低水平的组织工作也不能完全赖中国轮协,是国家体制问题,观念问题、眼界问题,逐渐改进吧。

    关于外语,可以在手机上安个“旅行翻译官”APP。近年欧洲行关梅装了一个,还挺好用。找厕所、找商店都用这软件问路,火车上没事还用这个玩艺儿跟老外聊天。我测试过这东西,还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轮滑爱好者群:
    轮滑天地
    速度轮滑群:
    中国速度轮滑群

    工作时间:
    8:00-20:00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 9:00-22:0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